返回首页
苏宁会员
购物车 0
易付宝 企业采购
手机苏宁

服务体验

店铺评分与同行业相比

用户评价:----

物流时效:----

售后服务:----

  • 服务承诺: 正品保障
  • 公司名称:
  • 所 在 地:
  • 客服电话:
本店所有商品

  • [友一个正版]天堂之火+葬礼竞技会+波斯少年亚历山大三部曲全套3册 玛丽瑞瑙特著 历史小说重现传奇王者亚历山大壮阔一生
  • 正版图书,限购1件,多拍不发货,谢谢合作。
    • 作者: 玛丽·瑞瑙特著 | | 郑远涛译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送至
  • 由""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 加入购物车 购买电子书
    服务

    看了又看

    商品预定流程:

    查看大图
    /
    ×

    苏宁商家

    商家:
    友一个图书专营店
    联系:
  • 电话:

    15954304643

    • 商品

    • 服务

    • 物流

    搜索店内商品

    商品分类

    商品参数
    • 作者: 玛丽·瑞瑙特著| 郑远涛译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 开本:32开
    • ISBN:9787208135109
    • 版权提供:上海人民出版社

             店铺公告

     

    为保障消费者合理购买需求及公平交易机会,避免因非生活消费目的的购买货囤积商品,抬价转售等违法行为发生,店铺有权对异常订单不发货且不进行赔付。异常订单:包括但不限于相同用户ID批量下单,同一用户(指不同用户ID,存在相同/临近/虚构收货地址,或相同联系号码,收件人,同账户付款人等情形的)批量下单(一次性大于5本),以及其他非消费目的的交易订单。

    温馨提示:请务必当着快递员面开箱验货,如发现破损,请立即拍照拒收,如验货有问题请及时联系在线客服处理,(如开箱验货时发现破损,所产生运费由我司承担,一经签收即为货物完好,如果您未开箱验货,一切损失就需要由买家承担,所以请买家一定要仔细验货),

    关于退货运费:对于下单后且物流已发货货品在途的状态下,原则上均不接受退货申请,如顾客原因退货需要承担来回运费,如因产品质量问题(非破损问题)可在签收后,联系在线客服。

     

    商品信息:

    总书名:葬礼竞技会+波斯少年+天堂之火(共3册)


    单本书名  书号


    天堂之火ISBN:9787208128637


    波斯少年ISBN:9787208090170


    葬礼竞技会ISBN:9787208135109

     

    696103349

    696103349

    内容介绍:《天堂之火》

    玛丽·瑞瑙特的《天堂之火》讲述的是亚历山大 20岁即位之前的经历。一出生,亚历山大的健美、力 量和勇气便光彩夺目;而所有这一切,都将在亚历山 大漫长而艰苦的少年时代被打磨得锋利,足以支撑起 他宏伟的未来。 还未离开襁褓,亚历山大同床异梦的父亲腓力王 和母亲奥林匹娅斯就开始了对他人生控制权的争夺, 这让他自幼便谙熟权术和阴谋;而与他情投意合的挚 友赫菲斯提昂及导师亚里士多德,则让他感受到了信 任之力和理性之光。 尽管他12岁时已经在沙场上手刃仇敌、18岁时就 当上了马其顿的骑兵指挥官,他也还是要蛰伏在困苦 、羞辱中屏息静待,等待命运光华熠熠的道路为他完 全敞开的那个时刻。 《天堂之火》讲述的是亚历山大20岁即位之前的 经历。一出生,亚历山大的健美、力量和勇气便光彩 夺目;而所有这一切,都将在亚历山大漫长而艰苦的 少年时代被打磨得锋利,足以支撑起他宏伟的未来。 还未离开襁褓,亚历山大同床异梦的父亲腓力王 和母亲奥林匹娅斯就开始了对他人生控制权的争夺, 这让他自幼便谙熟权术和阴谋;而与他情投意合的挚 友赫菲斯提昂及导师亚里士多德,则让他感受到了信 任之力和理性之光。 尽管他12岁时已经在沙场上手刃仇敌、18岁时就 当上了马其顿的骑兵指挥官,他也还是要蛰伏在困苦 、羞辱中屏息静待,等待命运光华熠熠的道路为他完 全敞开的那个时刻。

    目录:

    天堂之火 

    作者识 

    译者致谢

    在线试读:

    1 孩子被在他腰间盘绕了几匝的蛇弄醒,一时受到 惊吓。方才它挤压着他的呼吸,使他做了个噩梦。但 是他一醒就知道了缘故,两只手扎进那肉环中。蛇动 弹着,一条有力的纽带在他脊背下攒紧,然后变得细 长,蛇头溜上他的肩膀,滑过脖子,他感到蛇信子在 耳际起伏摆动。

    老式油灯上绘着男孩们投环套物、观看斗鸡的场 景,在婴房的灯台上低低烧着。他人睡时分的暮色已 尽,一道冷锐的月光穿过高窗射落,在黄色大理石地 板投下一块蓝色。他把毛毯推下去一点,想看清楚是 不是那条蛇。他母亲告诫过他,背部像衣物镶边织纹 的蛇永远不能碰。但一切都好:它正是那条淡褐色的 蛇,灰肚皮平滑如漆釉器物。

    将近一年前,他年满四岁,得到一张五尺长的男 孩子的床。为了万一他摔下来,床脚做得短,因此那 条蛇无需攀高。房中每个人都熟睡着;他妹妹克莉奥 帕特拉在摇篮里,在那斯巴达保姆的旁边;近处一张 较好的梨木雕床上,躺着他自己的保姆赫拉妮科。肯 定是半夜了,但他还能听见宴会厅中男人们的喧唱, 又吵闹又不成调,唱词末尾都含含糊糊。他已经明白 其中的缘故了。

    这蛇是个秘密,今晚属他**的秘密。连咫尺之 遥的赫拉妮科,也没有发觉他俩沉默的招呼。她打着 呼噜,很安全。他曾因将那鼾声比作匠人拉锯而挨了 巴掌。赫拉妮科不是寻常的保姆,是个有王室亲缘的 贵妇,**两次地提醒他说,她做这工作只是看在他 是腓力王之子的分上。

    那鼾声、那远远的歌声,都是孤单的音响。醒着 的只有他自己和那条蛇,还有走廊上巡夜的卫兵。方 才他经过门前,甲衣搭扣咔嗒咔嗒响。

    孩子翻身侧卧,抚摸那条蛇,感觉它平滑而有力 地穿过他的指问,贴住他裸露的皮肤。扁平的蛇头靠 在他的心脏上,似乎在聆听。它起先冰冷,促使他醒 了过来。现在它从他身上取暖,慵懒起来。它快睡着 了,也许会这样待到早晨。赫拉妮科发现它时会说什 么呀?他极力忍笑,生怕蛇因震动而离开。他从来不 知道它能从他母亲的房间游开这么远。

    他谛听,想探知她是否遣了侍女们出来找蛇。这 蛇叫格劳科斯。但是他只听见宴会厅里有两人互喊, 然后是他父亲比谁都响亮的喊叫,把那两人压了下去 。

    他想象她穿着浴后的黄边白羊毛的袍子,头发披 拂着,油灯从拢护它的手指间透出红光,轻轻地唤“ 格劳科斯——斯!”或者拿她小巧的骨笛吹乐吸引它 。侍女们会在放篦子和胭脂瓶的架子上、弥漫肉桂味 儿的镶铜衣橱里,四处翻寻;有一次丢了只耳坠子就 是这样,他见过。她们会胆怯而笨拙,叫她发脾气。

    宴会厅又传来喧声,令他想起父亲不喜欢格劳科斯, 它丢了,他会很高兴。

    于是他下决心自己马上带它回去,交还给她。

    一定要做到。孩子站在黄地板上那块蓝色月光中 ,蛇缠绕着他,停在他臂膀间。不能因穿衣而惊动它 。他从凳子上拿起自己的披风,把他俩一同围起来, 让蛇保暖。

    他停步思忖。他要经过两个卫兵。即使两人都是 朋友,在这个钟点,他们也一定会阻拦他。他倾听外 边那人的响动。走廊有一处拐弯,拐角上有间库房。

    那卫兵两个门都要看守。

    跫声渐弱。他拔闩启门,张望着,筹划路线。一 尊阿波罗青铜像立在壁角绿色大理石基座上。他身材 尚小,可以藏于其后。趁卫兵向另一边去远,他奔跑 起来。余程简单,他一口气来到那个有阶梯通上寝宫 的小庭院。

    阶梯两边都是彩绘着树木雀鸟的墙壁,阶顶是一 个小平台,锃亮的门上,巨大的门环衔在狮子口中。

    大理石地砖几乎还没有磨损。阿奇劳斯王当朝之前, 这里只不过是佩拉瀉湖边的一个港口小镇,如今它成 了一座有神庙和华厦的城市;阿奇劳斯在缓坡上筑造 了他**的宫殿,引来全希腊的惊叹。此宫名气太大 ,以至于不能改建,一切都保留着五十年前时兴的辉 煌。宫墙由宙克西斯彩绘,历时多年才完成。

    阶梯下站着第二个卫兵,隶属于国王的近卫队。

    今晚是阿癸斯当班。他放松地站立,倚在长矛上。孩 子从昏暗的甬道窥视着,退后了些,观察、等待。

    阿癸斯年约二十,是王室私有土地上一位贵族的 儿子。因是御前侍奉,他一身检阅时的甲胄,头盔上 有红白二色马鬃的顶冠,其铰合的颊瓣上凸雕着雄狮 ;盾牌上精致地绘了一头步态雄健的野猪。盾牌挂在 肩膀上,在国王安全就寝前不得脱卸,其后也不离手 边。他右手握着一支七尺长矛。

    孩子愉悦地凝视,一边感到披风里的蛇微微动弹 着、纠缠着。他熟悉这年轻人,恨不得大喊一声跳出 来,使他抓起盾牌对准矛头;然后被他抛上肩膀,摸 到那高高的盔冠。但阿癸斯正在值班。会是他去挠门 ,把格劳科斯交给一个侍女;他则会回到拉妮科那边 ,被打发上床…… P1-3

    内容介绍:《波斯少年》

    玛丽·瑞瑙特在《天堂之火》中讲述了亚历山大 20岁继位以前的人生,而《波斯少年》则以第一人称 回忆录的动人之笔,续写大帝最后的七年。故事叙述 者是一位真实的波斯人——亚历山大青春俊美的伴侣 巴勾鄂斯。 这少年幼时被卖为奴隶,辗转成了波斯国王大流 士的男宠,他起初只从宫闱传闻里听说亚历山大震动 朝野的胜利。后来在高伽米拉战场上,亚历山大再次 击败大流士,将他赶上逃亡之路。大流士故后,巴勾 鄂斯被作为求和礼物献入亚历山大的内廷。 亚历山大对声色享受体验尚浅,但对感情向来需 求很深;巴勾鄂斯善于悦人,却一直无处实现少年的 恋梦。他们的相遇恰似命中注定。征途漫漫,爱情给 了亚历山大无限安慰,历经刺杀阴谋、异族联姻与军 心浮动,他对巴勾鄂斯始终未减眷恋。 瑞瑙特不但以大师手笔再现了一代军事天才的光 荣与梦想,而且一反亚历山大故事从希腊人出发的传 统视角,借波斯人眼光写出胜利者与臣服民族难以弥 合的鸿沟。作为历史小说,《波斯少年》不仅大气磅 礴,细节精确,考据严谨,而且全书洋溢着一种罕见 的深情与人性之光,与现代读者无有阻隔。

    目录:

    波斯少年

    作者识

    译者致谢

    在线试读:

    我应该说明我们家世系绵长,虽然传到我就*嗣 了,免得有人会以为我出身寒微,是不知哪个农夫在 荒年卖掉的儿子。我父亲是阿特穆巴瑞斯,祖父阿剌 克西斯出身于居鲁士的老王族帕萨尔加德。当年居鲁 士率领波斯人进攻米底人,我家有三人为他打仗。我 们的封地在苏萨以西的山间,承袭八代。十岁被人掳 走时,我正在学习武士的技艺。

    我家的城堡与我们的家族一样古老,跟山岩一起 历经风霜。城堡的望楼建在峭壁上。在楼顶,父亲常 指给我看大河蜿蜒流过青绿的平原,流进百合之城苏 萨。他指着宽阔台基上闪亮的王宫,答应我一满十六 岁,便会带我入宫觐见。

    那是奥库斯王在位年间,他杀戮无数,我家总算 幸免。是因为尽忠于他年轻的儿子阿尔塞斯,反对大 总管巴勾鄂斯专权,才造成我父亲的死。

    以我的年龄,假使我没有与大总管重名,这些事 我大概不会听进去那么多。这名字在波斯颇常见,但 我是独子,深受家人的宠爱,因此一听见别人憎恶地 讲起我的名字就感到怪异,不由得屏息谛听。

    我们平常一年见不到两面的朝野贵族,如今隔几 日便策马上山来。我家的城堡地处偏僻,适合集会。

    我喜欢看见这些骑着高大马匹的漂亮男子,觉得大事 临头,却没有危险之感,因为他们谁也没露出恐惧。

    他们几次在火的祭坛前献牲,祭司也会来,他是个硬 朗的老人,能像牧羊人一样灵活地攀上岩石,杀死蛇 蝎。我喜欢明晃晃的火焰,喜欢火光照着磨亮的剑柄 、黄金的纽扣和镶着宝石的冠帽。我想,这一切会延 续,将来我长成男人,也会加入他们的行列。

    他们祈祷完,会共饮祭酒,谈论荣誉。

    关于荣誉,我已经受过教育了。我五岁时就按照 我们的风俗,离开妇女的内院,学习骑射,接受憎恨 谎言的教育。火是智慧之主的灵魂,黑暗的谎言背信 弃义。

    奥库斯王新故。如果他死于疾病,悼亡的人不会 多,但传说他病得不重,死因是被人在药里下了毒。

    多年来巴勾鄂斯在国中已是万人之上,仅次于国王。

    然而小王子阿尔塞斯近年长大结婚了。奥库斯王有了 成年的储君和孙儿,便开始削弱巴勾鄂斯。大家刚察 觉这一点的时候他就死了。

    “所以,现在的王位是反叛得来的,”我父亲的 一位宾客说,“虽然传给了合法的继位人。我自己相 信阿尔塞斯清白无辜,我从来没有听说任何有损这小 伙子荣誉的事。不过他年纪还轻,巴勾鄂斯的权力势 必加倍。从今以后,他大概是有实无名的国王了,宦 官还从来没有爬到这般高位的。” “是不多见,”我父亲说,“只是宦官有时候会 被权欲支配,因为他们没有继嗣的指望。”见我在旁 边,他把我搂进怀里。有人道了句祝福。

    那位官阶*高的宾客的封地靠近波斯波利斯,但 随同朝廷来到苏萨,他说:“我们都同意巴勾鄂斯不 应该掌权,但我们且看阿尔塞斯如何对付他。他年纪 虽轻,不过我觉得大总管小看了对手。” 假如他两个弟弟不是已经被毒死的话,我不知道 阿尔塞斯会如何行动。就在此时,他开始估量哪些人 是朋友。

    三位王子本来年纪相仿,亲密无间。帝王往往疏 于亲情,阿尔塞斯则不然。但大总管猜忌他们私下的 会晤。两个王弟腹痛而死,时间相隔很短。

    不久有位信使来到我们家,信上盖着御玺。他走 后,我是父亲**个见到的人。

    “儿子,”他说,“我马上要出门了,国王召我 去。记住,人可能会遇到必须站在光明的一边对抗谎 言的时候。”他一手搭住我的肩膀。“和恶人重名让 你受了委屈。天道恢恢,你很快就不必那样了。那妖 孽没有能力把名字传下去,但是你肯定会光荣地留名 。你,还有你的子子孙孙。”他抱起我来亲吻。

    他命人加固城堡。城堡的一侧本是*壁,山道上 也有岗楼,但他仍在墙头筑高了一两层砖,开了*好 的射孔供箭手使用。

    他动身前一日,一队兵策马上山来,出示了御玺 盖印的信札。我们无从知道印鉴出自死者之手。阿尔 塞斯与弟弟们同一命运,他的几个幼子则被闷死,奥 库斯王的子嗣已经根*。我父亲看了印鉴,命人打开 大门,兵士骑马而入。

    我观看完这些,便回到望楼下的果园里玩男孩子 的游戏。有人叫喊,我又出去看,只见五六人拽着一 个人拖出屋外。那人有一张恐怖的脸,中间鲜红而空 洞,血从内涌出,流进嘴巴和胡须里。他上衣被剥光 ,两肩滴血,因为没了耳朵。我从那靴子知道他是谁 。靴子是我父亲的。P1-3

    内容介绍:《葬礼竞技会》

    由玛丽·瑞瑙特所著的《葬礼竞技会以亚历山大 的垂死开篇。公元前323年的巴比伦皇宫,笼罩在沉 重压抑的气氛之下,昔日的帝国统治者已日薄西山, 而他身后遗留的子嗣此时尚未出生。弥留之际,亚历 山大只留下“给最强者”的遗言就去世了。 自此,亚历山大周围各怀野心的将佐、亲属,为 了夺得帝国继承权开始了一段混乱的斗争:有人毫不 留情地剪除异己;有人被迫推上台前扮演傀儡角色; 有人结成脆弱的同盟,很快又挥戈相向…… 在权力斗争的旋涡中,人人都是棋子,无法掌控 自己的命运。亚历山大曾经苦心经营的庞大帝国正走 向不可预知的结局。

    目录:

    葬礼竞技会

    作者识

    译者致谢

    作者介绍:

    玛丽·瑞瑙特(Mary Renault,1905—1983),以描写古希腊的历史小说享有世界性的声誉,其作品传神地展现了忒修斯、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历山大大帝等名人的生平。

    瑞瑙特出生于伦敦,毕业于牛津大学,大学时的老师包括著名希腊学教授吉尔伯特·默雷(Gilbert Murray),和后来以《魔戒》成为一代文豪的语言学教授托尔金(J. R. R.Tolkien)。大学之后,她在牛津的拉德克利夫医院(Radcliffe Infirmary)学习护理,并跟日后的终身伴侣朱莉·穆拉德相遇。二战期间两人曾专职照料伤兵。

    瑞瑙特*一本小说发表于1939年。1948年以《归于夜晚》赢得15万英镑文学奖金后,携朱莉移居南非。其后的写作生涯中,瑞瑙特先以同性爱情故事《御者》震撼文坛,继而转入一向令她痴迷的古希腊历史,共写出八部考据翔实、想象驰骋的大师之作,包括《残酒》《国王必须死去》《海里来的公牛》《阿波罗面具》《颂诗人》与“亚历山大三部曲”(《天堂之火》《波斯少年》《葬礼竞技会》),至今广受喜爱,长销不衰。

    在线试读:

    “所以他才要求亚历山大提名自己的继嗣。” “但他还是不愿说?” “他说了:‘给*强者。’他交给我们,交给马 其顿人来选择——当他的孩子们成年时。嗯,他至终 是个马其顿人。” “如果都是男孩的话。”欧迈尼斯提醒他。

    陷入沉思的托勒密说道:“还要他们都有机会成 年。” 欧迈尼斯没有言语。他们沿着带蓝瓷砖墙壁的幽 暗回廊,走向临终者的寝宫。

    尼布甲尼撒的卧室曾经带有浓郁的亚述风格,但 是早已被居鲁士以降的历代国王波斯化了。坎比西斯 往墙上悬挂了征服埃及的战利品;大流士大帝用黄金 和孔雀石包裹了廊柱;薛西斯把掳自帕特农神殿的雅 典娜的绣袍展开,钉在整一面墙上。阿尔塔薛西斯二 世召来波斯波利斯的工匠,造了亚历山大弥留所卧的 大床。

    床的基座覆着绯红色镶金织毯。床长九尺宽六尺 ,令昂藏七尺的大流士三世亦未觉局促。四个黄金的 火精灵高高擎起床帐,他们有银翅膀和宝石眼睛。那 临终的人裸裎躺着,被堆叠的枕头垫高,有利呼吸, 他在这些金碧辉煌中显得瘦小。当他不再辗转并挣脱 被褥时,半截身子便被盖上一张亚麻的薄被单。被单 吸了汗,像雕塑似的紧贴着他。

    他沙沙的浅呼吸逐渐变响,然后停止,单调地循 环着。它暂停时,一室拥挤的人全都屏息,然后它再 次开始,很慢,起伏如前。

    先前一直极少别的声响。现在他对嗓音或触碰都 不再有反应后,一种轻轻的私语开始流播,谨小慎微 而极力压低,难以定位,是死亡的强节拍之中的一种 基础低音。

    站在床头的佩尔狄卡斯,对托勒密抬起浓黑的眉 毛;他高大,是马其顿人的身材,肤色却不然,脸上 带着久习为常的、如今正在增长的**。他默默以头 示意:“还是没变。” 一把孔雀翎扇子的摆动,将托勒密的目光吸引到 床的另一边。那波斯少年坐在床的基座上,好些天都 如此,似乎不眠不休。托勒密仍觉得他是少年,其实 他肯定有二十三岁了;宦官的年龄不易看出。十六岁 时,他被一个卷入大流士之死的波斯将军献给亚历山 大,作为证人帮他洗脱罪名。他曾是那国王的娈童, 熟知宫闱之事,故足以胜任。他留了下来,把他的故 事讲给了史官们,而且始终在亚历山大左右。**很 难看出那迷倒一连两代君王的国色。大的黑眼睛凹陷 着,面容比枕上那个发烧而病瘦的人还要憔悴。他穿 得像个仆人;是不是他觉得一被注意到就会遭驱逐? 他究竟在想什么,托勒密纳罕。他必定在这同一张床 上跟大流士共枕过。

    一只小苍蝇在亚历山大汗涔涔的额上飞舞。那波 斯人赶走它,然后放下扇子,拿起毛巾在一盆薄荷水 中蘸了蘸,擦洗了那张不动的脸。

    起先托勒密并不喜欢这异邦尤物徜徉在亚历山大 的住所,鼓动他穿上波斯君主的服饰,采用波斯宫廷 的礼仪,日夜在他耳边吹风。但是渐渐也习惯了总有 这个不张扬的人。托勒密虽然自己怀着悲戚与灾祸的 隐忧,也生起一点怜悯。他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去歇歇吧,巴勾鄂斯。另找个执事的来做这些 就行。”一大群宦官——大流士甚至是奥库斯时代的 年老遗孑——殷勤地上前。托勒密说:“现在对他没 有分别了,你知道的。” 巴勾鄂斯回头,仿佛被判了久已料到的死罪,马 上要押赴刑场一样。“没关系,”托勒密温和地说, “这是你的权利,你中意就留下来吧。” 巴勾鄂斯抚了抚额。虚惊一场。他再次注视亚历 山大闭着的眼睛,摇动扇子,让巴比伦炎热的空气吹 起轻风。什么也赶他不去,托勒密回想。他甚至挨过 了国王在赫菲斯提昂死后的那一阵癫狂。

    离床*近的墙前,一张大如祭坛的桌子上,赫菲 斯提昂仍受着供奉。不仅供奉,而且分身众多;这些 献上的小雕像和胸像来自吊唁的朋友、勤于钻营者、 跟逝者有过口角而不安的人;短时间内能觅到的*好 的匠人受委托造了它们,以安抚亚历山大的哀恸。赫 菲斯提昂站着的铜像,一尊的、握盾持矛的阿瑞 斯;一身贵气的金盔甲,脸和肢体是象牙的;着色的 大理石像,头戴一顶镀金月桂花冠;做成一面银战旗 ,用于冠以他名字的中队的阵前;还有做成半神的, 那是他在亚历山大港的享殿所供雕像的个模型。

    有人清空一处来放置某一件病室器物,碰倒了一个镀 金的赫菲斯提昂小铜像。托勒密飞快地瞥了一眼枕上 那张目不能视的脸,把它扶正。让它们等等吧,他就 来了。

    那细小的声响引来欧迈尼斯的目光,很快望到别 处去了。

    托勒密心想:如今你没什么可怕的了,对吧?噢 是的,他偶尔也傲慢。*后几年,他觉得自己是那个 懂得的人——而他又错了多远?认了吧,欧迈尼 斯,他对亚历山大有益。在他们同学时我就知道了。

    他自己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他们两人都知道。你不喜 欢的傲气正是亚历山大的救赎;从不迎合,从不强求 ,从不妒忌,从不伪装。他爱亚历山大,从不利用他 ,在亚里士多德的课上跟他齐头并进,比赛时从不故 意输他一回。终其一生,他能和亚历山大平等交谈, 能对他说他错了,而且未有一时惧怕他。他救他免于 孤独——谁知道还免于什么?现在他死了,看看我们 的境况吧。倘若他健在,我们**都会在苏萨宴饮, 哪管迦勒底人说什么。

    一个惊惶的医者被佩尔狄卡斯从后面推了上来, 一只手按住亚历山大的额头,把了脉,肃然低语,然 后倒退而出。尚能言语时,亚历山大拒*医助;甚至 他迷糊后也找不到人给他诊治,都怕背上毒死他的罪 名。现在迟了;他已经不能吞咽。那该死的庸医,托 勒密心想,抛下赫菲斯提昂去看竞技会,送了他的命 。我恨不得再吊死他一次。

    P4-6

    �6�1

     

    �6�1

     

     

    696103349
    1
    • 商品详情
    • 内容简介

    售后保障

    最近浏览

    猜你喜欢

    该商品在当前城市正在进行 促销

    注:参加抢购将不再享受其他优惠活动

    x
    您已成功将商品加入收藏夹

    查看我的收藏夹

    确定

    非常抱歉,您前期未参加预订活动,
    无法支付尾款哦!

    关闭

    抱歉,您暂无任性付资格

    此时为正式期SUPER会员专享抢购期,普通会员暂不可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