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苏宁会员
购物车 0
易付宝 企业采购
手机苏宁

店铺评分5

店铺评分与同行业相比

商品满意度:5分------

服务满意度:5分------

物流满意度:5分------

  • 服务承诺: 正品保障
  • 公司名称:
  • 所 在 地:
  • 客服电话:

正版童书一年级大个子.二年级小个子注音版 儿童绘本 经典 儿童故事书注音版 一二年级小学生课外阅读故事图书 经典文学

低年级学生自己看的成长小说

  • 作者: 古田足日著 | | 彭懿译
  • 出版社: 接力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1年07月
送至
由""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联系客服
加入购物车 购买电子书
服务
企业采购 针对企业客户采购的专业服务

看了又看

商品预定流程:

查看大图
/
×

苏宁商家

商家:
亮丽蓝图图书专营店
联系:
联系客服
电话:

18201017048

  • 商品

  • 服务

  • 物流

搜索店内商品

商品参数
  • 作者: 古田足日著| 彭懿译
  •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1年07月
  • 开本:32开
  • 版权提供:接力出版社

 

媒体评论
故事一点儿都不复杂,但却极其准确地刻画了孩子急于长大的心理。
——本书译者**儿童文学作家彭懿
**二年级阅读的经典名作。
——儿童阅读推广机构亲近母语
书中所吐露的孩童心情,带给孩童的思考广度,是跨越文化隔阂,并穿透时间、历久弥新的。
——儿童文学作家周姚萍

 

 

基本信息
商品名称: 一年级大个子二年级小个子(注音版) 其他参考信息  
作者: (日)古田足日|译者:彭懿|绘画:(日)中山正美 开本: 16开
定价: 19.8 页数: 181
博库价:   出版时间: 2012-06-01
ISBN号: 9787544824958 印刷时间: 2012-09-01
出版社: 接力 版次: 3
商品类型: 图书 印次: 3
编辑**
再版近200次,日本家喻户晓的百万畅销经典童书 专写给小学一、二年级学生自己看的“幼年小说” 多省教委**,“亲近母语”强力** **阅读推广人、**儿童文学作家、名校校长联合** 彭懿老师新作《世界儿童文学阅读与经典》专文** 本版本特别增加汉语拼音,*适合学习拼音的低年级学生阅读
内容**
小男孩正也是一年级的大个子,但胆子很小,爱哭鼻子。小女孩秋代是二年级的小个子,但很坚强、勇敢。他们之间发生了许多好玩的故事。为了去找美丽的紫斑风铃花,正也一个人步行道很远很远的树林,一路上他害怕、犹豫,甚至想哭,但他坚持走下去,终于走进树林,摘到了美丽的紫斑风铃花。秋代带着正也的妈妈四处寻找,几经周折,他们找到了正也。正也和秋代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作品童趣盎然,生动细腻的刻画了儿童特有的心理和情感,描述了友情战胜懦弱,坚强战胜恐惧的心路历程,带给无数读者自信与激励
目录

写在前面的话

正也家的周围和一棵杉树的树林

1. 一年级的学生也高过头了

2. 大个子被小个子拉着手

3. 我肚子饿啦

4. “坚强起来”,是什么意思?

5. 秋代又打架了

6. 对孩子来说,差不多所有的路都是**次的路

7. **次看见秋代哭了

8. 正也离家出走

9. 小朋友,你挺坚强

10. 是好心的叔叔,还是诱拐犯

11. 正也终于到了一棵杉树的树林

12. 慢腾腾的真理子大显身手

13. 紫斑风铃花的原野,出现了彩虹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写在前面的话
看了《一年级大个子二年级小个子》这个书名,你们会想到什么呢?
哎,我好像听到有谁说话的声音。
“一年级是小个子,二年级是大个子,这本书的书名,不是错了吧?”
是吗?到底怎样呢?
好吧,请你先读一读这本书吧!
古田足日
1.一年级的学生也高过头了
四月。是新学年开学那天下午的事情。
东京远郊某一个小镇的原野里,两个女孩正在玩着。一个叫水村秋代,一个叫藤冈真理子。
两个人都是二年级的学生。不过,因为个子矮,看上去只有幼儿园的孩子一般大。不用说,是二年级里*矮的孩子了。
而且,两个人当中,真理子又比秋代稍稍高出一点点,指头宽度的一半吧。也就是说,秋代是整个二年级学生里面个头*矮的一个。
秋代一边把一种天蓝色的、名叫“阿拉伯婆婆纳”的花丢进玩过家家游戏的碗里,一边说:
“我好失望呀。以为到了二年级,个子就会长高了,可是,一点儿都没长高。”
“不久就会长高的啊。”
真理子一边慢腾腾地回答着,一边把宝盖草那深桃红色的花扔进了自己玩过家家游戏的碗里。
秋代把想对真理子说的话憋了回去。秋代本想让同样是个矮个子的真理子也觉得失望,可是真理子却一点也不觉得失望。
两人站起来,去采集*多过家家游戏的花了。
秋代想对真理子说的是:昨天晚上、**早上,她量过两次身高。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以前,当秋代还是个一年级学生时,早上在操场集合时,看见排在二年级队伍里**矮的人,也要比秋代高出好多。所以呀,秋代就想,等她上了二年级的时候,一定也会有那么高了。
——上二年级的前**夜里,我睡着的时候,个子就会噌噌噌地蹿上去的。
秋代这样想。
然后,就到了**早上,她的心怦怦地跳着,去量身高。太可惜了,柱上的记号,和昨天晚上的一样。
看见秋代一脸的失望,妈妈笑着说:
“秋代,个子呀,是不会突然一下子长高的呀。每**、每**,长那么一点点,眼睛是看不出来的。”
“可是——”
秋代撅起了嘴巴。
秋代不喜欢自己是个小矮个子。当然了,钻个栅栏啦、钻个狗舍啦,小个子倒是方便。不过,不管什么时候,排队总是排在头一名,教室里也总是坐在*前面,真是没劲透了。至少,秋代也要成为顺数第三名吧。
**讨厌的,是和男孩子们吵架的时候了。吵架的时候,男孩子肯定会说:“怎么?这个矬子!”或是说:“你一个矮丫头,神气什么?”
所以,秋代才想长高,才一个劲地去量身高,可妈妈却还笑她。
秋代想对真理子说的,就是这件事。
“不喜欢,不喜欢,妈妈,不喜欢。小个子,不喜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秋代一边唱起了《不喜欢》的歌,一边采起了花来。
可是,在秋代她们采花的原野对面,是一片麦田;麦田的对面,是一片羊胡子草田;羊胡子草田的对面,是一片葱田;它的对面,是排成一排的三座房子。
住在正当中房子里的孩子,是个秋代她们不认识的男孩,名叫小川正也。
当秋代她们采花的时候,正也抓着妈手,正从土崖之间的一条坡道上朝家里走回来。
正也刚刚上一年级,这是参加完开学典礼才回来。从好些年前起,正也和秋代的学校就有了这样一个规矩:上午是开学典礼,下午是入学仪式。
正也是个子也高、块头也大的孩子。上一次,他跟妈妈一起去买东西时,碰到了一位阿姨。那位阿姨甚至问了他一句:“你上几年级了?是三年级吧?”
就是那个被误认为是三年级的大个子正也,这会儿正紧紧地抓住妈妈,从坡道上往下走着。
是这么一回事。
正也、秋代他们的小学,是在一座高高的土岗子上面。那座**上,有一片住宅区,和秋代一起玩的藤冈真理子,就住在那片住宅区里。小学就在它的*前面。
而从正也的家到学校或是住宅区,有两条路。一条,是汽车来来往往的宽阔的坡路。还有一条,就是正也正在走着的、土崖之间的坡道。
去参加开学典礼的时候,正也和妈妈走的是大路。但是,在开学典礼之后,老师说:
“那条车水马龙的大路,太危了。上学的路,*好是走土崖之间的那条路。”
所以,回来的时候,妈妈说:
“正也,这次我们走土崖之间的路吧!”
“我不!我不想走那条路。”
听正也这么一说,妈妈沉下脸,说:
“正也已经是一年级的学生了,个头又大得被人错当成是三年级的学生,所以必须要走那条路。老师不是说过了吗?上学的路,是那条路。”
妈妈用力扯过正也的手。正也撇着嘴都快要哭出来了,被妈妈硬拖上来。
就这样,正也才走上土崖小路。不过,正也所以要紧紧地抓住妈妈,是因为这条路,太叫他害怕了。
路窄不说,还阴森森的。路两边耸立着红黏土的土崖,土崖上,是一片浓密的树林。林子里,有几棵从正也家就能望得见的巨大的松树,时不时地,树顶上会传出乌鸦“呱——呱——”的叫声。
这条土崖小路,正也只走过一次。那是正也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当然了,也是被妈妈领去的。去住宅区的商场买东西,土崖小路是条近路。
那时候刚刚下过一场雨,路上湿湿的,正也滑倒了,成了一个红黏土人。正也哭了。
“所以,我说了我不喜欢这条路的呀。”
本来只是远远地看过来,树密密的一大片,还有乌鸦叫,就够吓人的了,又被妈妈硬扯着,这才滑了一跤。那时候正也想。
从那以后直到**,正也是**次从这里走过。
正也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他怕得不行,胸膛里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腿抖个不停。乌鸦“呱——”地叫一声,正也的脸就会变得惨白。
正也恨起把这条路定为“上学的路”的学校来了。
妈妈总算说话了:
“啊哈,正也。看见我们的家了吧?”
坡道是一条笔直笔直的路。笔直笔直的路两边的树林,途中一下子断开了,对面是一片广阔的田野。田野的对面,看得见正也的家了。
“嗯。”
正也把紧紧捏住的妈手,捏得*紧了。
“上幼儿园的时候,不走也就算了,都一年级了,总可以走了吧?从明天起,正也就要背上书包,上学去了呀!”
正也高兴起来。土崖小路,也马上就要走到头了。
回到家里,正也跑到了屋子外面。附近没看见有小伙伴,但他心里很想冲大家自豪地叫上一声:“我是一年级学生啦——”
正也朝葱田的对面、对面的再对面的原野走去。就算没有炫耀的对象,在原野里跑一圈也挺好的啊。
到了原野一看,两个女孩正在玩过家家游戏。正也不认识她们两个,其实她们就是秋代和真理子。
正也走上去,在那里转过来转过去。
“你少来捣乱,一边去!”秋代说。
要是在平常,被这样一说,正也早就逃掉了,可**不同了。已经是一名一年级学生了,可怕的土崖小路也走过来了。
“我可是一年级的学生哦!”
正也对这两个看上去像是幼儿园的女孩子们说。听他这么一说,真理子用一种慢腾腾的口气说:
“我们是二年级的学生呀!”
“坏啦!”正也这样想着的时候,紧接着,秋代仰起脸来说道:
“一年级的学生?一年级的学生,个子也高过头啦!”
正也心中的好心情,就因为秋代这么一句话,噗的一声,消失得一干二净。
正也的眼睛里,滚出了大滴的泪水。
正也一转身,朝后面跑去。
秋代说:
“一个怪孩子。”
真理子说:
“说实话,是我们矮过头啦。”
正也没有听到她们的笑声。
这还不算,还有*惨的事情呢!正也回到家里,妈妈不光没有注意到他一脸哭相,反而说道:
“正也!你从明天开始,要一个人从那条土崖小路去上学了。**,已经和妈妈一起走过一遍了,所以,明天一个人自己走吧!”
“我不走!妈妈不和我一起走,我不走!”
正也躺到了地上,脚吧嗒吧嗒地蹬着,哭开了。
2.大个子被小个子拉着手
第二天的早上,正也背着闪闪发亮的书包,在大口还把脚跺得劈劈啪啪响。正也不想去上学。
不,上学是想的,只是不想走那条土崖小路。
“真是没有办法啊,你这孩子!好吧,**我陪你一起去,明天可要一个人去哟!”
“不要!明天你也必须领我一起去,不要让我一个人走。”
正也正这么说着,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川同学。”
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谁呢?”
妈妈纳闷地说着,打开。
正也躲在了妈身子后面,看不见外面。外是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妈妈开的时候,那个小个子女孩正在喊:
“小川同学。”
那女孩接着说:
“我们是来找他的。我们要带一年级的孩子去上学的呀。”
“谢谢啦!你叫什么名字?”
“水村秋代,二年级的学生。”
“我们家孩子的名字叫……”
“知道呀,是小川正也同学呀。老师告诉我们了。”
“是吗?你虽然才是二年级,可好能干啊!我们家那个孩子,个头倒是挺大,却是个胆小鬼呢。那就拜托了。来,正也,过来。水村秋代他们带你去上学。”
缝一直被妈妈堵着,妈身体一移开,正也这才看见了水村秋代的脸。
“啊,你!”
那女孩叫起来。
“噢,噢。”
正也哼哼起来。昨天说他“一年级的学生,个子也高过头啦”的那个小个子女孩,现在正站在他的眼前。
“哎呀,你们认识?太好啦,正也。”
妈妈笑嘻嘻地说。
亏得她笑了,不然,秋代就会吼起来了:“我们才不带你去呢!”但妈妈这么一笑,秋代连忙把已经到了嗓子眼儿的话,咽了回去,说出这样的话来:
“走吧,正也。”
“嗯。”
正也走到外。正也觉得,这个小个子的二年级学生,比妈妈还要可怕。不过,倒是有一种**值得依赖的感觉。
秋代打头,五个孩子走在田野中的路上。走路的这段工夫,正也知道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从正也家里望出去,原野的对面坐落着十多座房子,这些孩子全住在那里。
一声不吭的男孩,是四年级的学生。另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是三年级的学生。
“其实呀,还有一个上六年级的。不过,那孩子一个人先走掉了。”
秋代像男孩子似的说。
走了没一会儿,就到了土崖小路的跟前。正也咽了一口唾沫。林子里阴森森的,正当中张开了一个大嘴巴,后面是红黏土的坡道。在正也眼里,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的巨人的嘴巴。
看到正也落到了*后面,秋代马上站住了。
“拉手吧,正也。”
正也这下松了口气,紧紧地拉住了秋代的手。
那天放学,秋代上完课,刚走到操场上,背着书包的正也就从树下面走了出来。秋代吃了一惊,一年级的学生早就都回家了呀。
“怎么啦?”
不管秋代怎么问,正也只是羞羞地笑,就是不回答。
两个人肩并肩地走着。走到土崖小路的时候,正也向秋代伸出了手。
“明白了,你怕这条路?”
“嗯。”
正也点点头,秋代像早上一样,和正也拉起了手。一边从坡道上往下走,秋代一边斜过眼睛,抬头看着正也,心想:
——我虽然个子小,却比这个孩子要大呢!
就这样,从那天以后,这个一年级的大个子男孩,每天,都要拉着比自己矮得多的二年级的小个子女孩的手,走上土崖小路,再走下来。
秋代和正也相识的第十天,学校开了一年级新生的欢迎会。
秋代他们学校,是在操场上开欢迎会的。从二年级的学生到六年级的学生,一个个面对面排成两列,在操场上排成了一个大大的圈。
当一年级的学生走进这个大大的、圆圆的隧道里面的时候,排队的孩子就会从两边撒下彩色的纸屑。
那彩色的纸屑好看极了,红的、蓝的、金的,各种各样的颜色。小小的纸屑,轻轻地飘落在一年级学生的身上。去年,秋代身上也落满了彩色的纸屑。
接下来,高年级的学生把自己制作的手工艺品、自己画的画,作为礼物赠送给一年级的学生。去年,六年级的学生把一个用纸做的大花环,套到了秋代的脖子上,秋代兴奋得都有点发抖了。所以,这回轮到秋代向一年级学生赠送礼物的时候,她也做了一个花环。
欢迎会那天,上学的路上,秋代让正也看了那个花环,正也眼睛都放光了:
“我想要这个哟!”
“这可难了,不知道会落到谁的头上。”
满身彩色纸屑的一年级学生,不一定停在哪个班级前面接受礼物。不到那一刻,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谁会站在谁的面前。
——让我得到秋代的花环吧!
正也这样祈求着。正也觉得,如果他得到了这个花环,他和秋代就会*要好了。
正也他们到了学校,欢迎会开始了。
“一年级的学生,祝贺你们!”
“一年级的学生,加油!”
“一年级的学生,要是装蒜,可要挨揍的啊!”
高年级的学生嚷嚷着,一年级学生在飘然落下的彩色纸屑中,走了进来。
老师的哨声一响,一年级的学生停了下来。
怎么样呢?正也面对着的,正是秋代。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年级一班的人正巧多了出来,结果,排在*后面的正也,就恰好站到了排在二年级二班*前面的秋代面前。
正也兴奋得脸都歪了,嘴都闭不上了。秋代笑着,像个男孩子似的说:
“正也同学,坚强起来啊!”
秋代跷起了脚尖,把身子跷得高高的,把花环套到了正也的脖子上。
“谢谢。”
正也乐得身子都抖起来了。
见正也的脸都红了,秋代喜欢起这个一年级的大个子来了。
3.我肚子饿啦
这天,来找正也上学的孩子里面,不见了秋代。
“秋代感冒了,发烧了。”
三年级的男孩说。
正也突然想起那条土崖小路来了。要是被阴森森的林子里那条张开大嘴的小路吸进去,乌鸦再一叫,那可怎么办呢?这么一想,正也的头一下子就痛了起来。
“妈妈,我也发烧了哟。”正也说。
“我知道,是因为秋代不在吧?总是离不开秋代,那可不行。再说,正也不是要比秋代高出一大截吗?好了,跟大伙一起去吧!”
妈妈沉下脸来。
正也气呼呼地撅起了嘴,走了出去,跟在大伙的后面,上学去了。
没过多久,就看见土崖小路了。巨张着的嘴巴。**,土崖上的林子看上去比平日里*加阴森了。
而且,从两边的林子里伸出来的松树,不知为什么,有点怪怪的。
——啊,看上去就像是巨人的角。
正也这么一想,突然转过身子,朝家里跑去。
“正也,你怎么啦?”
听到大家在喊他,但正也还是头也不回地跑了。
回到家是回到家里了,正也却没有进去。妈妈肯定会训他:“为什么回来了?”
正也围着屋子转起圈来了。开了,妈妈走出来,手里拿着扫院子的扫帚。
“呀,正也?选怎么了?”
“嗯,嗯,我发烧了。”
妈妈伸手去摸正也的额头,然后,让正也进到屋里,帮他放下书包,量起他的体温来了。看了一眼温度计,妈妈啪啪啪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三下。
“哪里发烧了?你是害怕走那条路,才跑回来的吧?好,来吧!”
妈妈又帮正也背上书包,一出屋,就粗暴地一把拽住了正也的手,朝那条土崖小路走去。
一边走,妈妈一边说:
“正也你真是让我讨厌了。都这么大了,还怕走这条路?”
正也一直强忍着,才没有哭。他想:
——和秋代走,要比和妈妈走好多了。秋代从来没有这样狠命地拽过自己。
他把脖子缩了起来,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小一点。
这天放学,正也是从汽车大路回的家。晚上到了睡觉的时候,他发愁了:
——要是明天秋代还不来,可怎么办呢?
但是,第二天的早上,叫“正也”的,正是秋代。正也高兴起来,冲到了屋外。这天,正也几乎是拖着秋代,爬上了土崖小路。
然后又过了两三天。
正也前**晚上,因为看漫画看得太晚了,早上睡过了头。
所以,刚要喝牛奶,就听到了秋代的喊声:“正也!”面包还一口没吃呢。
“让他们先走,行吗?”
妈妈一说,正也站了起来:
“我和秋代一起走。”
正也只喝了一半牛奶,就上学去了。
**节课,才上了没一会儿,正也的肚子就咕咕地叫唤起来了。
正也拼命地忍着。但是,偏偏这种时候,时间过得特别慢。正也甚至想,是不是学校的铃发生故障了,响不了啦!
**节课总算是结束了,开始上第二节课。
正也肚子饿得已经挺不住了。老师说的,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正也悲伤起来。**早上的面包,又浮现在脑海里。桌子上面除了奶酪,还有橘子果酱和别的果酱,还有西红柿和黄瓜。红色的西红柿看上去好吃极了……
正也一次又一次地咽着口水。但是,*终还是忍不住了。
吧嗒,泪水从正也的眼眶里滚了出来。
**眼泪,声音也就出来了。正也的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大家朝正也看去。
“怎么了,正也同学?”老师问。
给这么一问,正也*加伤心了,一下子答不上话来了。
“我知道了,又是阿绿吧?”
老师看着同桌的阿绿。虽然阿绿是个女孩子,却常常用拳头打正也的肚子,把正也打哭。
被老师一说,阿绿瞪圆了眼睛:
“不是我。”
“阿绿,阿绿……”
正也想说“不是阿绿”,可嗓子眼儿却被堵住了,变成了哭声。
于是,老师说:
“你看,正也也在说是阿绿了吧?”
正也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控制住了嗓子眼儿里的抽泣,发出了声音:
“不是阿绿哟!”
“那么,怎么啦?”
“我,我肚子饿啦!”
班上的同学都哇的一下笑开了。老师也笑了。
“肚子饿了,可没办法呀。”
下课时,老师把正也叫了过去,给了他点心吃。
这件事,秋代一点也不知道。
不过,第二天,秋代正和藤冈真理子在操场上玩的时候,好朋友弥生跑了过来。
弥生朝沙坑那边一指,说:
“喂,喂,秋代,你很熟悉那个孩子是吧?哎呀,就是傻站着的那个孩子。”
一年级的学生正在沙坑里做游戏。而在沙坑边上,却像弥生说的那样,正也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
“嗯。”秋代应道。
“我也认识啊!”真理子也说。
“就因为他,我们家的阿绿,昨天被老师训了一顿哟。”
与正也同桌的阿绿,是弥生的妹妹。
弥生把正也哭着说“我肚子饿啦”的事,详详细细地告诉了秋代她们。
“所以,我妹妹说,和那个孩子坐在一起,太亏了。”
“没有那种事!”
秋代回嘴说。弥生脸上是吃惊的表情。
真理子慢腾腾地说:
“那孩子,不是也有好的地方吗?不是拼命在说‘阿绿,阿绿,不是阿绿’的嘛!”
“哼!因为你们是矬子,才是那小子的同伙!”
“你说什么呀!你个子那么大,为什么不是那孩子的同伙?”
秋代大声地说。
“秋代,不要吵架啊。”
真理子又慢慢地说。
趁这个空子,弥生溜走了。
这天放学,当等着秋代的正也,从树阴下跑出来时,秋代仰起头来说:
“正也,你要坚强一点啊!在学校里说‘我肚子饿啦’就哭了,可不行。”
正也的脸一下就红了。然后,忸忸怩怩地问:
“嗯,嗯,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
秋气了。就因为正也太不坚强了,秋代才差一点和弥生吵起架来。可是,正也却只在乎“你怎么知道的”。
秋代气呼呼地说:
“如果正也再不坚强起来,我就再不和你一起上学了!”
正也吃了一惊。如果非得自己一个人走这条坡道不可,那可太可怕了。正也捏住秋代的手,说:
“我会坚强起来的!”
秋代高兴了。

 

...............................................................................................

  • 内容简介

售后保障

最近浏览

猜你喜欢

该商品在当前城市正在进行 促销

注:参加抢购将不再享受其他优惠活动

x
您已成功将商品加入收藏夹

查看我的收藏夹

确定

非常抱歉,您前期未参加预订活动,
无法支付尾款哦!

关闭

抱歉,您暂无任性付资格

此时为正式期SUPER会员专享抢购期,普通会员暂不可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