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苏宁会员
购物车 0
易付宝 企业采购
手机苏宁

服务体验

店铺评分与同行业相比

用户评价:----

物流时效:----

售后服务:----

  • 服务承诺: 正品保障
  • 公司名称:
  • 所 在 地:
  • 客服电话:
本店所有商品

超级新品 莽荒纪1-15 全集 我吃西红柿 著 奇幻仙侠修真玄幻小说畅销书籍全套正版

默认卖点

  • 作者: 我吃西红柿著
  •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5年12月
送至
由""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联系客服
加入购物车 购买电子书
服务
企业采购 针对企业客户采购的专业服务

看了又看

商品预定流程:

查看大图
/
×

苏宁商家

商家:
墨香盛世图专营店
联系:
联系客服
  • 商品

  • 服务

  • 物流

搜索店内商品

商品分类

商品参数
  • 作者: 我吃西红柿著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5年12月
  • 版权提供:江苏文艺出版社
商品详情
商品详情

编辑推荐

空间风暴  生死存亡  决战**间力挽狂澜! 

命运河流  惊天动地  清风圣殿里步步生死!

《盘龙》作者我吃西红柿 无法抵挡的神作

天天向上热荐作品 | 唐家三少 天蚕土豆 骷髅精灵 联袂推荐

内容推荐

在《莽荒纪》这个世界里——

有为了生存,和天斗,和地斗,和妖斗的部落人们。

有为了逍遥长生,历三灾九劫,纵死无悔的修仙者。

更有夸父逐日、后羿射金乌……

而一天,纪宁在一个强大的部族‘纪氏’出生了……

妖兽横行、部落纷争、仙魔隐现……新的浩瀚王朝危机四伏,人族少年九死一生!

逆天改命,唯有修仙!

作者简介

我吃西红柿,原名朱洪志,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 2012年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二名。已出版畅销作品《星峰传说》《寸芒》《星辰变》《盘龙》《九鼎记》《吞噬星空》。

 

目录

 

 

莽荒纪1 9787539960272
莽荒纪2 ISBN 9787539961736
莽荒纪3 ISBN 9787539962788
莽荒纪4 ISBN 9787539960067
莽荒纪5 ISBN 9787539964683
莽荒纪6 ISBN 9787539965758
莽荒纪7 ISBN 9787539966557
莽荒纪8 ISBN 9787539968360
莽荒纪9 ISBN 9787539971933
莽荒纪10 9787539972473
莽荒纪11 9787807698296
莽荒纪12 9787807698982
莽荒纪13 9787807699729

莽荒纪14                  978-7-5126-3768-9

莽荒纪15                     9787512637672

 

 

 

《莽荒纪14 剑道》目录

第一章  弃火帝君

第二章  脱胎换骨

第三章  生死道君

第四章  命运河流

第五章  第五层次

第六章  青花洞府

第七章  战清风圣主 

第八章  万宝金煞

第九章  圣城天木

第十章  杀手锏九大秘术

第六章  青花洞府

第七章  战清风圣主 

第八章  万宝金煞

第九章  圣城天木

第十章  杀手锏九大秘术

第十一章  以物换物

第十二章  空间走廊

第十三章  边缘疆域

第十四章  出手,杀!

第十五章  教主出手

第十六章  古修行者

第十七章  风霄公子

第十八章  徐符仙人

第十九章  星辰之核

第二十章  洞窟之内

第二十一章  第六层世界

 

内容介绍:

在《莽荒纪》这个世界里——有为了生存,和天斗,和地斗,和妖斗的部落人们。有为了逍遥长生,历三灾九劫,纵死无悔的修仙者。更有夸父逐日、后羿射金乌……而一天,纪宁在一个强大的部族‘纪氏’出生了……妖兽横行、部落纷争、仙魔隐现……新的浩瀚王朝危机四伏,人族少年九死一生!逆天改命,唯有修仙!

作者介绍:

我吃西红柿,原名朱洪志,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 2012年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二名。已出版畅销作品《星峰传说》《寸芒》《星辰变》《盘龙》《九鼎记》《吞噬星空》。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投胎转世

“快点走!”

“你们都已经死了,都变成鬼了,快点。”

“你是王爷?千万子民、三万铁骑?人世间的王爷在我阴间地府什么都不是!”

啪!

啪!

一个个高大魁梧的鬼兵满脸狰狞,怒吼着挥舞鞭子抽打着,鞭子上闪烁着电光,抽打在那些鬼魂上,特别那个叫嚣着自己是王爷的鬼魂更是被抽了数十鞭子,抽得那个鬼魂都变得稀薄快要消散才停下。

“我应该已经死了,那……这里是阴曹地府?”纪宁凭空出现,不由得好奇地观察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便听到那王爷的叫嚣,这让纪宁更生疑惑,“千万子民?三万铁骑?地球现在是现代社会,哪有什么三万铁骑?”

“快点!”前方那高大魁梧全身泛着青光的牛头鬼兵盯着纪宁咆哮道。

纪宁顺着队伍前进着。

无数的白衣人影排成一条条长龙,在缓慢前进着,每一条队伍的末尾都会凭空出现一个白衣人影,这些白衣人影有的摇头叹息,有的号啕大哭,有的叫嚣怒骂,有的错愕疑惑。

“我父是大雪山妖王,你敢打我!我吃了你,吼!”

“别打!”

“啊!”

这些鬼魂刚进入阴间冥界还以为自己没死,一被抽打,不少还愤怒叫嚣,可很快就被抽打得明白过来……他们已经死了,任凭生前多么风光,死后都是一场空。

 

时间流逝,纪宁在无数鬼魂队伍中已经走了很久了,他不敢说话,说话就会被牛头马面的鞭子抽打,这般麻木地行走已经很久很久了,幸好鬼魂不知道饥饿。

在麻木走了很久后的一天。

“纪宁!”一道宛如雷声轰隆的声音,在天地间不断震荡产生回音,密密麻麻无数鬼魂们都抬头看向天边,纪宁也看去,只见远处天边处有一片翻滚着的巨大黑云,黑云上站着的是一个散着黑光的巨大牛头鬼神。

这巨大的牛头鬼神高约有万丈,宛如巍峨高山,驾驭着黑云,瞬间便从天边飞到。

“纪宁。”巨大牛头鬼神在高空黑云之上,俯瞰下方,双眸射出两道万丈金色光柱,划过长空直接笼罩过来,照射在下方傻愣愣的纪宁身上。

巨大牛头鬼神双眸射出的万丈金光,直接在纪宁身上一绕,纪宁便凭空消失在了队伍中,那些普通的牛头马面鬼兵一个个都乖乖地不敢吭声,所有的鬼魂都处于惊愕呆滞中,许久才反应过来。

 

无尽的高空中,万丈牛头鬼神正站在黑云上。

他伸出手掌,手掌上正站着一个小不点——纪宁。

纪宁则完全蒙了。

天。

一个高万丈的牛头巨神在面前,自己在他掌心?

“纪宁。”牛头鬼神俯瞰着手掌中的小不点。

“我奉崔府君之命,前来接你。”牛头鬼神对着手掌上的纪宁说了声,随即一挥手,纪宁便被收进了一个虚无的空间中,巨大牛头鬼神则驾驭着黑云,瞬间消失在天边。

 

冥界酆都城内。

这是一间幽静的书房,书房内有着一个书架,书房正中便是一个桌案,一名青袍中年人正翻看着书籍。

纪宁在边上站着。

“崔府君为什么要见我?”纪宁思索着,自己和这崔府君素不相识,自己一个小小凡人,哪里认识什么神仙,如果真有厉害的背景,自己上一世也不至于受一辈子病痛折磨了,那这崔府君为何派遣那牛头鬼神将自己带到这儿?

“召见我,见了我又不说话。”纪宁不由得观察起这书房。

书房内倒也简单,墙面上唯一的装饰便是一幅画。

“那是……”纪宁仔细看去,那是一幅女子图,羽衣飘荡充满着自然的韵律,面带微笑比地球上寺庙的大佛更加让人生出膜拜之心,几乎是一瞬间,纪宁就完全沉浸在这一幅画中,这一幅画上的女子,不管是面容,还是长,还是羽衣,都具有非凡的魔力。

“哦?”坐在那里的青袍中年人抬头看了眼,惊讶地看了看墙壁上的女子图,“没想到,他也有如此悟性。”

“醒来!”青袍中年人一声轻喝。

纪宁感觉自己空冥的思想境界瞬间破碎,完全被唤醒,他这才醒悟自己是在“崔府君”这儿。

只见崔府君此刻合上书籍看了过来,纪宁顿时面色一变,因为从他站的这一角度,能勉强看到崔府君手中书籍的封面,正是三个字——生死簿!

崔府君看的是生死簿?

“我看了看你这一生。”崔府君笑看着纪宁。

纪宁一怔。

自己这一生?

前世的一幕幕场景在纪宁心中浮现,他父亲是一家生物研究所的项目带头人,薪资极高,母亲是一名普通教师,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本应该很好,可他却一出生就患上绝症,医生更是断定活到十五六岁就是奇迹了。

于是,他没法上学,也没法和同龄人在一起玩耍,甚至每天出去散步半个小时都会觉得很累,孱弱的身体和病痛的折磨,令他孩童时期很孤僻。而且早就在医院偷听到别人谈论他十几岁就得死了,这种早早知道自己要死亡的恐惧感,一直折磨着年幼的他,令他更加孤僻。

幸好!

幸好有书籍和网络。

书籍和网络,让他有了一个“精神的世界”,才让他避免了性格的扭曲。透过书籍和网络,自己疯狂汲取着知识开始认识这一世界,眼界也逐渐开阔,内心也逐渐变得宁静,更加理性平和地看待这个世界。

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悲惨的孩子,毕竟他还有父母,还能吃饱穿暖。

而他也在寻找自己的价值,总不能就这么等死吧,活一世总得做出些什么。于是,他和父亲索要了十万元,借助网络开始了打拼。本来是想让生活多点色彩的,没想到他竟然还真做出了成就。

数年时间,竟赚得巨额财富。

而绝症的不断加重让他明白,活不了太久了。而父母根本无须自己照顾,这钱放着也是浪费,于是在死前,他将这些金钱全部散去,给予需要帮助的全国各地的穷苦的孩子。

“我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但是我能改变无数穷苦的孩子的命运!”

这是纪宁心底最深处的呐喊!

当捐所有金钱等死时,没想到一次父母陪着他在医院外街道上散步,却让他那般死去。

 

“生来苦难。”崔府君轻声道,“苦难没能扭曲你,反而使你爆出惊人的力量,竟能赚得巨富,更难得的是……你将赚取的巨富都散!”

“十八岁,死。”崔府君感慨,“能舍己救人,且是救一个陌生人,难得。”

纪宁道:“府君过誉了,我若是有很长的寿命,不一定会舍得那么做,按照医生所说,我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以我不足三个月的寿命,换取一个小女孩将来数十年的寿命,值了!”

崔府君一笑,随即翻开手中的生死簿,轻声却蕴涵着无尽威严道:“纪宁,你一生,救超万人,功德极大,入六道轮回,当入……天人道!”

“天人道。”纪宁默默念道。

崔府君感慨:“有大功德而入天人道,在地球上能做到这一步更是难得,你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散尽巨富去帮助的尽皆都是孩童,使你获得大量功德。否则怕还进不了天界。”

“府君的意思是?”纪宁疑惑道。

“人生来并无。”崔府君道,“孩童多无之分,只是后天际遇逐渐令他们改变……你若是帮助成年人,或许也帮到些善人。可难辨,你若是帮到些恶人,反而会你功德削减。”

纪宁若有所思。

“生死簿原先所定,你只能活到十六岁。却因你功德加身,活到了十八岁。”崔府君感慨。

“什么?”纪宁震惊道,“难道生死簿所定,还能改?”

“当然能改,怎么不能改?”崔府君笑道,“便是我,为一人加寿百年也是易事。别说是生死簿……即便是上天要你死,也会给你一线生机。人的命运,先天所定命格乃是基础,后天依旧可以更改。”

纪宁若有所思。

是啊。

古人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上天要你死,也会给你一线生机。生死簿所定只是先天命格,后天自己依旧可拼搏。

“我相信功德多的也不少,府君为何单独召见我?”纪宁问出心中疑惑。

崔府君笑道:“因为,你我是同乡啊。”

“同乡?”纪宁一怔,“你也是来自……”

“对,用你们所谓‘现代人’的说辞,我也是来自地球!”崔府君一笑,“不过是隋唐年代。”

隋唐?

纪宁惊喜万分:“我听那些鬼魂说话,什么王爷、妖王的,都不是地球人?”

“不是地球人是正常的。无尽时空,分天地人三界。”崔府君解释道,“天,便是天界!地,便是地府冥界!人,便是人间界。这人间界有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三千大世界,每一个都是恢弘广阔,仙魔隐现。而亿万小世界,每一个则要小得多,人口也稀少无比,我们的家乡就是其中之一。即便是我们的家乡繁衍到如今,也只有数十亿人口罢了。”

“每一刻,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都有无数死去的生灵鬼魂来到冥界!你说,冥界鬼魂会有多少?”崔府君看着纪宁。

纪宁震撼了。

天!三界?

这人间界更是大成那样,地球才是亿万小世界的一个。作为一个地球人,纪宁过去总以为地球就是核心!可现在现……地球仅仅只是亿万小世界中的一个,都进不了三千大世界行列。纪宁一时间心中未免有些失落感。

“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功德高的自然不少。不过我同乡中难得一个功德高的,你先天命格又弱,还能到这一步,很难得!恰好无事,便见见你这小同乡。”崔府君笑道,“你即将投胎,我也给你说说这轮回六道。”

“这轮回六道,乃是天人道、修罗道、人间道、道、饿鬼道、道。”崔府君解释道,“其中天人道和修罗道,都是去三界中的‘天界’。”

“人间道和道,都是去三界中的‘人界’。”

“饿鬼道和道,都是去三界中的‘地府冥界’。”

“天人道,也就是你即将投胎去的这一道。”这话顿时让纪宁仔细聆听起来,崔府君感慨,“这是最好的一个,你投胎进入天界,将会是天地所生,成为天人。生下来便是先天生灵!天地所生才有资格称为‘先天生灵’。”

“天地所生,不是母亲生的?”纪宁惊讶万分。

“当然。”崔府君笑道,“不然怎么称得上先天生灵,严格说,天地就是你的父母!”

“在天界诞生后,你们修炼速度惊人,可以轻易加入天庭,成为天兵天将。”崔府君感慨。纪宁眨巴了一下眼睛。天兵天将?自己将来会是天兵天将?

“天人还有一个优势,待得你十六岁那年,你便会觉醒前世记忆。”崔府君感慨,“这次见你,只因你功德甚高,又是我同乡。没想到你一来我这儿……就能观看女娲图入迷,悟性的确极高。为了你能在天兵天将中出头,我也帮你一帮。”

纪宁惊喜万分:“帮,怎么帮?”

“看这女娲图。”崔府君指着旁边墙壁。

纪宁看去,那一幅女子图竟然画的是女娲?

“这上面所画,乃是至善至圣盘古神女娲娘娘。”崔府君面带尊敬道,“自盘古开天地陨落后,唯有女娲娘娘能够达到盘古的层次,女娲娘娘能够毁天,也能补天,甚至能创造生命。万族中最有灵性的‘人’便是女娲娘娘所造,她感悟八万四千道,乃是三界中毫无争议的至高无上第一存在。”

“三界至高?”纪宁震撼了。女娲造人,女娲补天,他在神话故事中早就听说过了。

“这幅图,乃是一种观想之法,不过你却看不透它的玄妙。”崔府君笑道,“虽然你将来成天兵天将,也能得到观想之法,却也不如我这妙法,我现在传你这一观想之法,全你我这一场缘分。”

“谢崔府君。”纪宁躬身几近到地。

“也不必谢我,一个观想之法而已,又不是修诀,又不是仙魔秘术。”崔府君一指纪宁的眉心。

轰!

纪宁感觉脑海中轰隆一声,一尊巨大的女娲显现在脑海中。

“醒来。”崔府君看着纪宁道,“记住,时常观想,必能凝练魂魄。当然你马上要去投胎,需喝孟婆汤,你这记忆会暂时消失,等你十六岁,才会记得这一观想之法。不过也够了,足以让你在天兵天将中出头!有此观想之法,只是让你的修仙之路多一点机会,想要成天仙,依旧有重重劫难……万望你能成就,将来我上天庭,你我也能相见。”

纪宁也是满心沸腾。天兵天将?成仙?真是期待啊。

“去吧。”崔府君一挥手。

哗。

纪宁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奉崔府君之令,送纪兄弟去那黄泉路。”

高空中一名紫衣女子牵着纪宁的手,一路飞行。

纪宁看向四周,刚才还在崔府君的府内呢,怎么一瞬间到了半空中?

“敢问崔府君到底是何人?”纪宁疑惑,“听说要投胎之前,不是要见判官,审查前世,判来世,之后再投胎吗?”

“你不是见过判官了?”紫衣女子一笑,“崔府君掌控生死簿,乃是第一判官!他亲自判你了,哪里还需要普通判官来判定。”

阴曹地府,最高统治者乃是十殿阎王,紧接着便是第一判官崔府君“崔珏”了。

名气之大,早就传遍三界。

而人间界最是广袤无尽,共有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每一个生灵的生前都要判官进行判罚,是何等大的工作量?所以整个阴曹地府中是有亿万的判官,分别负责亿万世界死后鬼魂的审判,而崔府君,便是所有判官的首领,号称第一判官,掌管真正的生死簿,权力之大,几乎和十殿阎王平起平坐。

“看,那就是黄泉路。”紫衣女子指着前方茫茫的一条道路,道路上正有无数支鬼魂队伍在缓缓前进,“沿着黄泉路,很快就会抵达奈何桥,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你就可以投胎去了。”

“去吧。”紫衣女子一挥手,纪宁全身环绕着金光,直接飞落到远处下方,飞入到前面队伍,直接“插队”了。

队伍旁的牛头马面鬼兵们,看到高空中的紫衣女子,个个不敢多嘴,甚至专有一个牛头鬼兵跟随在纪宁身侧,很是客气。

 

黄泉路上一片雾蒙蒙,无数鬼魂队伍并行前进着,纪宁也在其中。

“嗯?”纪宁看着前方。

前方雾气很重,只要鬼魂进入便消失不见了。

“去吧,前面就是奈何桥了。”旁边的牛头鬼兵和气道。

纪宁点点头,也不迟疑,直接一迈步,进入浓雾当中。

只感觉时空变幻。

“这里是?”纪宁疑惑地看着前方,前方是一条羊肠小道,鬼影稀疏,一眼看去,只有数十个鬼魂在前面走着。在羊肠小道前便是一条河流,河水混浊。

“那应该是传说中的忘川河了。”纪宁也朝前走去。

“怪事。”

“明明是无数队伍并行,怎么进入雾气后,变得这么少?”纪宁疑惑万分。

他哪里知道,奈何桥这里时间流速和外界不同的。

所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这奈何桥的时间流速更是夸张,冥界一天,奈何桥这过去却不知道多少年了。

“啊!啊!”

“我悔啊!”

纪宁走在奈何桥上,一眼看到奈何桥的桥头有一血池,血池中有着各种毒蛇毒虫狗头,在疯狂撕咬着。大多数鬼魂从血池上一走而过,可依旧有鬼魂走到那里却直接进去,显然是罪孽缠身,难逃血池撕咬之苦。

“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纪宁摇摇头,看向对岸,“真漂亮。”

忘川河畔,美丽的花儿朵朵。

在桥头不远处,更有着一尊晶石,隐隐闪烁着一个个画面,那便是传说中的三生石。

在三生石不远处,便是一个土石台,是望乡台。鬼魂们走过土石台,便会来到孟婆旁。

孟婆,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老太婆,正端着一碗汤水,给每一个经过的鬼魂喝下去。喝下去的鬼魂就变得浑浑噩噩,自动跳入孟婆身后轮回六道其中一道轮回。

“天人、修罗、人间、、饿鬼、。”纪宁看着孟婆身后的六条深不可测的深渊。

“我不喝,我不喝,我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不少鬼魂挣扎。

可是再挣扎,却有着无形的力量控制他们前进,到了孟婆身旁,更是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着去端起孟婆汤喝下。即便痛苦嘶吼,却依旧喝下……喝下之后,再深的情感,再深刻的记忆都会忘却,那时,你已经不再是你了。

“我进天界,虽然十六岁那年能觉醒前世记忆。可是到那时,是我在天界的十六年记忆占主体,还是前世记忆占主体?到那时,我还是我自己吗?”纪宁眼中有着一丝悲哀。

他明白,他这一世也就活了十八年,而在天界十六年过去,天界的自己定会更加强大,恐怕自己这前世记忆只是附庸罢了。

“我又能如何?”纪宁被束缚着,身不由己地一步步前进。

前面鬼魂一个个喝过孟婆汤,还有六个鬼魂就要到自己了。

纪宁看向前方的孟婆,孟婆却忽然抬头。这是纪宁现的孟婆第一次抬头。

孟婆抬头看向天空远处,出一声苍老的怒喝:“放肆!”

轰!

天崩地裂,周围天空出现无数裂痕,远处雾气崩溃消散,显现出外界无数排队的鬼魂,只见空间裂痕周围的大量的鬼魂直接灰飞烟灭。就仿佛一个个气泡破灭般,无数的鬼魂在这一刻不断消散,一个个痛苦哀号。

轰——

高空中有无数条黑龙游走,每一条游龙都仿佛蜿蜒山脉般庞大,甚至纪宁都能看到那一片片让他心寒的龙鳞,无数条游龙在高空中彼此游走嬉闹着,每一条黑龙都朝下方吐出一道道黑色雷电,一时间亿万道雷电肆虐,每一道雷电都令天地出现裂缝,一片天崩地裂。

“两界劫龙生灭阵?你们怎么敢攻击六道轮回,这是大罪孽!”孟婆无比愤怒地一声怒喝,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朝高空中的千万条黑龙飞去,一时间高空中大量的黑龙都迅速朝孟婆围绕过去。

轰隆隆——

大*裂,忘川河混浊河水掀起浪头,鬼魂一旦被河水碰到顿时号叫化为虚无,奈何桥断裂崩塌,在奈何桥上的鬼魂也直接坠入忘川河。而轮回六道的六条无底深渊更是开始震颤起来,深渊出一道道光芒。

“不好。”纪宁惊恐地看着这毁天灭地的末世景象,同时也感觉到无形的束缚消散。

“拼了!”束缚消散的那一刻,纪宁又惊又喜,飞奔着一跃,直接朝最近处的那一条轮回通道“人间道”一跃而下。六道轮回深渊分处不同位置,因为进入人间界最多,人间道也就在之前孟婆身后处,离纪宁最近,纪宁自然选择最近的跳下。

周围几个鬼魂都仓皇地朝轮回通道内跳。

有一个鬼魂还妄图飞奔着朝最远处的“天人道”去跳。

哗——

一道黑色雷电扫荡过来,顿时没来得及跳的鬼魂,包括那奔向天人道的鬼魂都被扫荡而过,直接灰飞烟灭。

 

冥界到底生了什么,那无数黑龙在高空中游走,亿万道黑色雷电肆虐的可怕景象让纪宁震撼,不过他也明白,他一个凡人鬼魂,想再多也没用。更何况此刻他没心思管那些了,因为他的头很疼!

纪宁感到自己的脑袋很疼,仿佛什么在拽着自己的脑袋,拼命地拽。

脖子好疼啊,身体被压得好难受。

哗——

忽然感觉一阵轻松,紧跟着就是刺骨的冰冷,同时气息从口中灌入体内,自从上辈子死后,纪宁第一次“呼吸”了。

“哇!”气息灌入口中,直接出了叫声。

那是婴啼声。

“是个公子,是个公子。”一道略显别扭却依旧能辨别听懂的声音响起。

“啊,我投胎了。”纪宁顿时明白了。

 

纪宁睁开眼,便看到自己被一个穿着白色毛皮的巨人抱着,他立即反应过来,自己是婴儿才会觉得抱着自己的男子如巨人吧。

“你们先出去。”男子吩咐道。

“是。”三名女仆都恭敬道。

抱着自己的男子应该是这一世的父亲了,即便刚刚得子,他依旧宛如一座万年冰山让人难以亲近,他穿着华美的白色毛皮,而那三名女仆也都穿着兽皮,显然劣质不少。

屋子内很是空旷,墙壁、梳妆台、桌椅、床铺等等尽皆都是岩石刻,刻也是华美精致,散着无尽古朴的美感。床铺上更是铺着一张足有七米长的巨大异兽毛皮,毛皮都已经垂落到地上了,在那床铺上还有着一个满脸汗水的。

“连梳妆台桌椅床铺都用岩石刻,屋子也是岩石刻的,父亲和三名女仆穿的都是兽皮,看来这一世界的文明程度不高。”纪宁暗道。

“儿子。”穿着白色毛皮的男子抱着婴儿,虽然面容依旧冰冷没有一丝笑容,但是眼中难掩激动。

纪宁忽然感觉,一股神秘的凉凉的能量涌入体内,很是舒适,很快又退去。

“一川,我们的儿子怎么样?”躺在床铺上的着急地问道。

“不出所料,身体资质一般。”纪一川轻声道。

床铺上的眼中隐隐有泪花:“让我抱抱。”

男子连忙将怀中的婴儿递过去。

“乖。”看着婴儿,眼中满是疼爱,“一川,我们的儿子是胎里就受了伤,虽然我吃了天地间的宝物,也只是弥补了少许,是我们对不起孩子。”

胎里受伤?

天地间的宝物?

看来这一世的父母,不是一般人啊。

 

刚刚生完小孩,母亲就已经下床轻松行走了,同样穿着一身白色毛皮抱着自己和父亲一道走出屋子。

“你们去打扫下。”父亲纪一川对外的三名女仆吩咐道。

“是。”三名女仆恭敬道。

外走廊上站着一条雪白大狗,毛绵长,显得很是温顺,目光落在纪宁身上,蕴涵着激动和疼爱。

外宽阔的院子中有着一条黑黢黢蜿蜒盘卧着的大蛇,贴着院子的内侧边缘,环绕着一圈又一圈,直接盘卧着,同时还昂起高高的身子,这昂起的身子足足有数十米高,身子上的鳞片黑黢黢的让人寒,每片鳞片都有半个,在高空中的巨大蛇头更是宛如一座房屋,只见那巨大的蛇头也缓缓降低,靠近过来。

“天!”纪宁大吃一惊,那条雪白大狗就罢了,前世见过的狗多了去了,这条雪白大狗最多体形略大点罢了。

可是那盘卧着昂起身子的巨大怪物,是蛇吗?

盘卧的一圈又一圈,单单部分昂起的身子就有数十米,整体长度怕有两三百米吧,这么骇人的可怕怪兽竟然就出现在自家口?这,这也太……

“儿子。”纪一川却丝毫不顾及儿子的感受,或者说在这个世界生活的人早就习惯了这一切,并不觉得奇怪吧。纪一川指着眼前的雪白大狗,“这是你白叔,是你父亲的生死兄弟,对你也有救命之恩。你待它便要如同待我一般。”

雪白大狗亲昵地看着纪宁,纪宁甚至感觉得到这条雪白大狗对自己浓浓的关爱。

可是……

喊一条狗为白叔?

“一川,孩子刚出世什么都不懂,你说这有用吗?”抱着孩子说道。

“不管懂不懂,这是他和小白第一次见面。”纪一川仰头看向那和房屋一般大小的巨大蛇头,“黑兄!”

哗!这一条在地球上*会让无数国家狂的黑色巨蛇却是忽然凭空化为黑雾,而后凝结化为一名黑中年人。黑中年人面带笑意地看着婴儿:“一川,还记得当年你初露峥嵘,我答应追随你,没想到转眼你都有儿子了,孩子,别怕,我是你黑伯。”

“走,我们去外面。”纪一川道,“爷爷他们都在外面等着,黑兄,你还是恢复原形吧,我知道你保持人形是很不舒服的。”

“嗯。”黑中年人点点头,哗,整个化为黑雾,黑雾瞬间就变成刚才那一条盘卧着的无比巨大的黑色大蛇。只见黑色大蛇蛇头直接朝远处伸去,它巨大的身体则是迅速地游动,哗哗哗,轻易就越过院墙消失不见了。

纪宁直到这时候依旧有些蒙呢。

对这个世界的人觉得很正常的,对纪宁这个前世活在地球的人而言,实在太震撼了。一条两三百米长的蜿蜒黑色大蛇竟然变成一个黑中年人,还跟自己说是自己的黑伯?

啊!

“难道这雪白大狗也是妖?”纪宁感到这世界,比他预想的还要不可思议。

 

夫妇二人抱着孩子沿着走廊朝外走,而身侧跟着雪白大狗,走廊的尽头便沿着一条石板路进入了一个园子,园子内的植被皆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有数名黑甲护卫一动不动地站在各处,而中央则是站着数十人,这数十人的身边都有着些奇特怪兽、毒虫飞禽。

纪宁一看就明白了,不是自己父亲特殊,而是这个世界的人们都有豢养妖兽、驯服妖兽的习惯吧。

“看来以后我也得经常和妖们打交道了。”纪宁迅速适应下来,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这数十人。这数十人气度皆不凡,一个个宛如凶猛虎豹,几乎都是穿着裁剪精美的华贵兽皮,只有三名女子穿着丝质或者布质的衣服。

这让纪宁暗暗惊讶。

看来这个世界,并非个个穿兽皮,丝质或者布质已经在这世界存在了,而且那三名女子站的位置来看,在那数十人中还很普通,显然那丝质或布质的衣服并不比裁剪精美的华贵毛皮高档。

站在最前面的银老者直接走过来:“来,一川,孩子给我抱抱。”

“爷爷。”纪一川点头,便从妻子怀中抱过孩子递给老者。

“这孩子真是漂亮。”银老者满脸喜色,夸赞道,“一川,你有儿子,我就放心了。我当府主到如今,已有八十年。按照族规,担当府主不得超过百年,我最多再当二十年府主,当初我让你继承我纪氏西府府主之位,你却一心要走仙路,现在你儿子出生,依我看,便让他担当下一任府主吧。”

下任府主?

纪宁惊叹,看来自己的地位不低啊,而且自己这一个家族应该也很不凡,不管是那些乖巧到的兽皮女仆,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黑甲护卫,都能够体现自己家族的权势。

“大兄。”一声怒喝响起。

什么人,敢对府主不敬?

 

售后保障

最近浏览

猜你喜欢

该商品在当前城市正在进行 促销

注:参加抢购将不再享受其他优惠活动

x
您已成功将商品加入收藏夹

查看我的收藏夹

非常抱歉,您前期未参加预订活动,
无法支付尾款哦!

关闭

抱歉,您暂无任性付资格

此时为正式期SUPER会员专享抢购期,普通会员暂不可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