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苏宁会员
购物车 0
易付宝 企业采购
手机苏宁

服务体验

店铺评分与同行业相比

用户评价:----

物流时效:----

售后服务:----

  • 服务承诺: 正品保障
  • 公司名称:
  • 所 在 地:
  • 客服电话:

超级新品 全新正版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 全彩插图珍藏版 余光中先生回家的路好长 山长水阔总会相逢致人生路上独自远行的你 文学散文书

默认卖点

  • 作者: 余光中著
  • 出版社: 光明日报出版社
  • 出版时间:其他
送至
由""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联系客服
加入购物车 购买电子书
服务

看了又看

商品预定流程:

查看大图
/
×

苏宁商家

商家:
华文兄弟图书专营店
联系:
联系客服
  • 商品

  • 服务

  • 物流

搜索店内商品

商品分类

商品参数
  • 作者: 余光中著
  •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 出版时间:其他
  • 版权提供:光明日报出版社

 

编辑推荐:
      ★【余光中先生写作50年散文精粹,为独自远行的你提供生命启示和前行的力量】
      ★【我们为什么要去远方】
      物质支撑人的生活,而信念支撑人的灵魂。人生这趟旅途,“去向远方”是每个人生命中*浪漫的冲动,也是每个人对抗孤独与现实的力量之源。我们的生命,短暂却又漫长,短暂的是外在的物质和时光,而漫长的是人的追寻还有信仰。时间不会被暂停,记录时间*好的办法就是在它行走的过程中去创造属于你的图腾,并加以刻录。
      ★【喧嚣碎片化时代,我们如何自处】
      写信,直面独自一人的时候,正如他说:“一个能思想的人应该乐于和自己为伍。”出旅行,虽然*终总会回到自己的口。但因为见了不一样的人生,我们会更明白有生之年如何度过。
      ★【我们该怎样处置内心的孤独与焦虑】
      悲哀因分担而减轻,喜悦因共享而加强。工作生活中生一些于自己难以释怀的事情时,酌一杯酒,使自己游于微醺之境,没有什么散不去的。在匆匆旅途中,慢下来,找到内心的停靠,这时,仰望星空,总令人心胸旷达。
      ★【致在路上的你】
      该静心了,放下自己的伪装,表达自己的热爱,趁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回忆终究是回忆,不能取代真实的现在!人生这趟旅途,我们要交到朋友,追逐梦想,找到信仰。
      ★【《游戏人间》系列产品,精良制作,完美典藏】
      《游戏人间》系列产品,沿用相同用纸和工艺,封面采用有凤尾纹路的新美莎凤尾纸,烫金工艺,整体高端有质感;环衬用纸采用宝星米金特种纸,磨砂米金色,光滑整洁厚实,起到视觉的缓冲感。内文全彩插画,现代时尚治愈。

媒体评论:
你是个独立的人,无人能抹杀你的独立性,除非你向世俗妥协。——余光中

目录:
第一章  南半球的冬天

你是旅客,短暂也是永久的,
血肉之身也是形而上的。
现在你终于不忙了,
似乎可以想一想灵魂的问题,而且似乎会有答案。

听听那冷雨 / 一位英雄,经得起多少次雨季?
望乡的牧神 / 那年的秋天像一段雏形的永恒
众岳峥峥 / 宇宙之大是人人所共有的
山色满城 / 那三亿五千万年的巨灵醒在半空中
雨城古寺 / 你是旅客,短暂的也是永恒的
不朽,是一堆顽石 / 什么都不说,却说得
南半球的冬天 / 一杯酒握着,不知该邀谁对饮
伊瓜苏拜瀑记 / 瀑布的一生是一场慢性的自杀

第二章  记忆像铁轨一样长

所谓恩情,
是爱加上辛苦再乘以时间,
所以是有增无减,
且因积累而变得深厚。

何以解忧 / 悲哀因分担而减轻,
喜悦因共享而加强
日不落家 / 人生有一个半童年
记忆像铁轨一样长 / 我深深怀念那个摩肩抵肘的时代
我的四个假想敌 / 女儿是父亲的
天方飞毯,原来是地图 / 地图是地球的画像
九九重九,究竟多久? / 一个人真有天才,
就得省着点用
地图 / 既然娶到这个岛屿为妻,
就该把蜜月过长

第三章   寂寞是最耐听的音乐

人生一世,
贪嗔兼痴,
自有千般因缘,种种难舍。
雪泥鸿爪,谁能留得住,记得清呢?

牛蛙记 / 寂寞,是最耐听的音乐
花鸟 / 美也是有代价的
沙田山居 / 山什么也不说,
只是鸟雀争噪泄漏了他愉悦的心境
尺素寸心 / 写信是对人的周到,写日记是对自己周到
催魂铃 / 旧时光里,一切都那么地久天长
娓娓与喋喋 / 善言能赢得听众,善听才赢得朋友
假如我有九条命 / 从从容容过日子,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
朋友四型 / 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
借钱的境界 / 一提起借钱,没有几个人不胆战心惊的
幽默的境界 / 幽默实在是荒谬的解药


第四章  何时你才能面对自己

现自己的内心,
需要性格的力量。
唯勇敢者敢单独面对自己;
唯智者才能与自己为伴。

高速的联想 / 人进一步,神便退一步,从此,人更自由了
秦琼卖马 / 车性即人性
你的耳朵特别名贵 / 要闭起耳朵,远不如闭起眼睛那么容易
开你的大头会 / 观人若能入妙,更饶奇趣
没有邻居的都市 / 何时你才能面对自己?

第五章  唯清醒可以保持自由

人生原是战场,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立住脚跟,
然而踏碎了的蔷薇犹能盛开,
醉倒了的猛虎有时醒来。
所以完整的人生应该兼有这两种至高的境界。

山盟 / 太阳抚摸的,有一天他要用脚踵去膜拜
猛虎与蔷薇 / 完整的人生应该拥有两种至高境界
逍遥游 / 唯清醒可以保持自由
黑灵魂 / 月光下,我窥见我们窥不见的一切
登楼赋 / 街上有成千上万的人,你却看不清一张脸
钞票与文化 / 若说诗中无钱,钱中又何曾有诗?

在线试读:
那年的秋季特别长,像一段雏形的永恒。我几乎以为,站在四围的秋色里,那种圆溜溜的成熟感,会永远悬在那里,不坠下来。终于一切瓜一切果都过肥过重了,从腴沃中升起来的仍垂向腴沃。每到黄昏,太阳也垂垂落向南瓜田里,红橙橙的,一只熟得不能再熟下去的,特大号的南瓜。日子就像这样过去。晴天之后仍然是晴天之后仍然是完整无憾饱满得不能再饱满的晴天,敲上去会敲出音乐来的稀金属的晴天。就这样微酩地饮着清醒的秋季,好怎么不好,就是太寂寞了。在西密歇根大学,开了三课,我有足够的时间看书,写信。但更多的时间,我用来幻想,而且回忆,回忆在有一个岛上做过的有意义和无意义的事情,一直到半夜,到半夜以后。有些事情,曾经恨过的,再恨一次;曾
经恋过的,再恋一次;有些无聊,甚至再无聊一次。一切都离我很久,很远。
——《望乡的牧神》
092
年轻的时候,大概可以躲在家庭的保护伞下,不容易受伤。到了中年,你自己就是那把伞了,八方风雨都躲不掉。然则,何以解忧?
曹操说:“唯有杜康。”
——《何以解忧》
105
当然,再长的旅途也会把行人带回家来,靴底黏着远方的尘土。世界上一切的桥,一切的路,无论是多少左转右弯,最后总是回到自己的口。然则出旅行,也不过像醉酒一样,解忧的时效终归有限,而宿酲醒来,是同样的惘惘。
——《何以解忧》
126
我深深怀念那个摩肩抵肘的时代,站在今日画了黄线的整洁月台上,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直到记起了从前那一声汽笛长啸。
写火车的诗很多,我自己都写过不少。我甚至译过好几首这
样的诗,却最喜欢土耳其诗人塔朗吉(Cahit Sitki Taranci)的这首:
去什么地方呢,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孤独的火车?
凄苦是你汽笛的声音,
令人记起了许多事情。
为什么我不该挥舞手巾呢?
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
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
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1984 年5 月7 日
——《记忆像铁轨一样长》
225
电钟不停, 里程表不断地跳动, 我和那辆得胜小车(Datsun200L)告别时,它已经快满四岁,里程表上已记下两万一千多英里了。这里程,已近乎绕地球的一圈。四年的岁月悠悠转,又兜回了原地,那一切的峰回路转,水远山长,在那迷目的反光小镜里,名副其实都变成“前尘”了。
——《秦琼卖马》
260
人生原是战场,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立住脚跟,在逆风里把握方向……同时,人生又是幽谷,有蔷薇才能烛隐显幽,体贴入微……才能听到暮色潜动,春草萌芽……完整的人生应该兼具这两种至高的境界,能动也能静,能屈也能伸,能微笑也能痛哭,像现代人一样复杂,也能像亚当夏娃一样纯真,一句话,他心里已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猛虎与蔷薇》

197 假如我有九条命(文摘)

假如我有九条命,就好了。
一条命,就可以专应付现实的生活。苦命的丹麦王子说过:既有肉身,就注定要承受与生俱来的千般惊扰。现代人最烦的一件事,莫过于办手续;办手续最烦的一面莫过于填表格。表格愈大愈好填,但要整理和收存,却愈小愈方便。表格是机关的,当然力求其小,于是申请人得在四根牙签就塞满了的细长格子里,填下自己的地址。许多人的地址都是节外生枝,街外有巷,巷中有弄,牌还有几号之几,不知怎么填得进去。这时填表人真希望自己是神,能把须弥纳入芥子,或者只要在格中填上两个字:“天堂。”一张表填完,又来一张,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各条说明,必须皱眉细阅。至于照片、印章,以及各种的号码,更是缺一不可。于是半条命已去了,剩下的半条勉强可以用来回信和开会,假如你找得到相关的来信,受得了邻座的烟熏。
一条命,有心留在台北的老宅,陪伴父亲和岳母。父亲年逾九十,右眼失明,左眼不清。他原是最外倾好动的人,喜欢与乡亲契阔谈宴,现在却坐困在半昧不明的寂寞世界里,出不得,只能追忆冥隔了二十七年的亡妻,怀念分散在外地的子媳和孙女。岳母也已过了八十,五年前断腿至今,步履不再稳便,却能勉力以蹒跚之身,照顾旁边的朦胧之人。她原是我的姨母,家母亡故以来,她便迁来同住,主持失去了主妇之家的琐务,对我的殷殷照拂,情如半母,使我常常感念天无绝人之路,我失去了母亲,神却再补我一个。
一条命,用来做丈夫和爸爸。世界上大概很少全职的丈夫,男人忙于外务,做这件事不过是兼差。女人做妻子,往往却是专职。女人填表,可以自称“主妇”(housewife),却从未见过男人自称“主夫”(house husband)。一个人有好太太,必定是天意,这样的神恩应该细加体会,切勿视为当然。我觉得自己做丈夫比做爸爸要称职一点,原因正是有个好太太。做母亲的既然那么能干而又负责,做父亲的也就乐得“垂拱而治”了。所以我家实行的是总理制,我只是合照上那位俨然的元首。四个女儿天各一方,负责通信、打电话的是母亲,做父亲的总是在忙别的事情,只在心底默默怀念着她们。
一条命,用来做朋友。中国的“旧男人”做丈夫虽然只是,但是做起朋友来却是专任。妻子如果成全丈夫,让他仗义疏财,去做一个漂亮的朋友,“江湖人称小孟尝”,便能赢得贤名。这种有友无妻的作风,“新男人”当然不取。不过新男人也不能遗世独立,不交朋友。要表现得“够朋友”,就得有闲、有钱,才能近悦远来。穷忙的人怎敢放手去交游?我不算太穷,却穷于时间,在“够朋友”上面只敢维持低姿态,大半仅是应战。跟身边的朋友打完消耗战,再无余力和远方的朋友隔海越洲,维持庞大的通讯网了。演成近交而不远攻的局面,虽云目光如豆,却也由于鞭长莫及。
一条命,用来读书。世界上的书太多了,古人的书尚未读通三卷两帙,今人的书又汹涌而来,将人淹没。谁要是能把朋友题赠的大著通通读完,在斯文圈里就称得上是圣人了。有人读书,是纵情任性地乱读,只读自己喜欢的书,也能成为名士。有人呢是苦心孤诣地精读,只读名正派的书,立志成为通儒。我呢,论狂放不敢做名士,论修养不够做通儒,有点不上不下。要是我不写作,就可以规规矩矩地治学;或者不教书,就可以痛痛快快地读书。假如有一条命读书,当然就无所谓了。
书要教得好,也要全力以赴,不能随便。老师考学生,毕竟范围有限,题目有形。学生考老师,往往无限又无形。上课之前要备课,下课之后要阅卷,这一切都还有限。倒是在教室以外和学生闲谈问答之间,更能挥“人师”之功,在“教”外施“化”。常言“名师出高徒”,未必尽然。老师太有名了,便忙于外务,席不暇暖,怎能即之也温?倒是有一些老师“博学而无所成名”,能经常与学生接触,产生实效。
另一条命应该完全用来写作。台湾的作家极少是专业,大半另有正职。我的正职是教书,幸而所教与所写颇有相通之处,不至于互相排斥。以前在台湾,间教英文,夜间写中文,颇能并行不悖。后来在香港,间教三十年代文学,夜间写八十年代文学,也可以各行其是。不过艺术是需要全神投入的活动,没有一位然而认真的艺术家不把艺术放在主位。鲁本斯任荷兰驻西班牙大使,每天下午在御花园里作画。一位侍臣在园中走过,说道:“哟,外交家有时也画几张画消遣呢。”鲁本斯答道:“错了,艺术家有时为了消遣,也办点外交。”陆游诗云:“看渠胸次隘宇宙,惜哉千万不一施。空回英概入笔墨,生民清庙非唐诗。向令天开太宗业,马周遇合非公谁?后世但作诗人看,使我抚几空嗟咨。”陆游认为杜甫之才应立功,而不应仅仅立言,看法和鲁本斯正好相反。我赞成鲁本斯的看法,认为立言已足自豪。鲁本斯所以传后,是由于他的艺术,不是他的外交。
一条命,专用来旅行。我认为没有人不喜欢到处去看看:多看他人,多阅他乡,不但可以认识世界,亦可以认识自己。有人旅行是乘豪华邮轮,谢灵运再世大概也会如此。有人背负行囊,翻山越岭。有人骑自行车环游天下。这些都令我羡慕。我所优为的,却是驾车长征,去看天涯海角。我的太太比我更爱旅行,所以夫妻两人正好互作旅伴,这一点只怕徐霞客也要艳羡。不过徐霞客是大旅行家、大探险家,我们,只是浅游而已。
最后还剩一条命, 用来从从容容地过日子, 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并不特别要追求什么,也不被“截止日期”所追迫。
——1985 年7 月7 日《联副》

内容简介:
      本书精选余光中先生散文36篇,包括游记见闻、感情经历、生活智慧、人情世故、文化随感这五部分内容。
      在这本书里余光中先生以人生过来人的姿态,为每一个读者提供生命的启示和前行的力量。
      物质支撑人的生活,而信念支撑人的灵魂。人生这趟旅途,“去向远方”是每个人生命中*浪漫的冲动,也是每个人对抗孤独与现实的力量之源。
      我们的生命,短暂却又漫长,短暂的是外在的物质和时光,而漫长的是人的追寻还有信仰。
      愿所有读到这本书的人,都拥有美满的人生和丰盈的信仰!

作者简介:
      余光中
      在生命里从容漫步的诗人  在时光中畅快漂泊的旅客
      余光中先生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
      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 LOWA )艺术硕士。先后任教于台湾东吴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台湾中山大学。还曾赴美国多所大学任客座教授。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2012年4月,84岁的余光中受聘为北京大学“驻校诗人”。2015年7月,获得第13届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大奖。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是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和翻译家。
       2017年12月14日逝世,享年89岁。

0123456789012345678901234567890123456789

  • 内容简介

售后保障

最近浏览

猜你喜欢

该商品在当前城市正在进行 促销

注:参加抢购将不再享受其他优惠活动

x
您已成功将商品加入收藏夹

查看我的收藏夹

确定

非常抱歉,您前期未参加预订活动,
无法支付尾款哦!

关闭

抱歉,您暂无任性付资格

此时为正式期SUPER会员专享抢购期,普通会员暂不可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