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苏宁会员
购物车 0
易付宝 企业采购
手机苏宁

服务体验

店铺评分与同行业相比

用户评价:----

物流时效:----

售后服务:----

  • 服务承诺: 正品保障
  • 公司名称:
  • 所 在 地:
  • 客服电话:

超级新品 无人生还:阿加莎 克里斯蒂作品集10(销售记录超过一亿册的侦探小说 被改编为二十部影视剧 同名话剧七十年常演不衰)

  • 作者: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著 | | 夏阳译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3-07-01 00:00:00
送至
由""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联系客服
加入购物车 购买电子书
服务
企业采购 针对企业客户采购的专业服务

看了又看

商品预定流程:

查看大图
/
×

苏宁商家

商家:
当当网官方旗舰店
联系:
联系客服
电话:

0851-82217709

  • 商品

  • 服务

  • 物流

搜索店内商品

商品分类

  • 杀戮之病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杀戮之病哪个好

    杀戮之病

    ¥

    0
  • 夜想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夜想哪个好

    夜想

    ¥

    1
  • 无人生还(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无人生还(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哪个好

    无人生还(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

    ¥

    2
  • 类目 时间停止的校园(全2册)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类目 时间停止的校园(全2册)哪个好

    类目 时间停止的校园(全2册)

    ¥

    3
  • 红胡子的诅咒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红胡子的诅咒哪个好

    红胡子的诅咒

    ¥

    4
  •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哪个好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

    ¥

    5
  • 无人生还(精装纪念版) 9787513322331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无人生还(精装纪念版) 9787513322331哪个好

    无人生还(精装纪念版) 9787513322331

    ¥

    6
  •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英格丽·褒曼凭借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奥斯卡奖,英国女王出席该片首映礼)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英格丽·褒曼凭借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奥斯卡奖,英国女王出席该片首映礼)哪个好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英格丽·褒曼凭借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奥斯卡奖,英国女王出席该片首映礼)

    ¥

    7
  • 占星术杀人魔法(新版)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占星术杀人魔法(新版)哪个好

    占星术杀人魔法(新版)

    ¥

    8
  • 血型拼图(美)康奈利 ,陈萍萍,徐晓东9787802253018新星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侦探/悬疑/推理和血型拼图(美)康奈利 ,陈萍萍,徐晓东9787802253018新星出版社哪个好

    血型拼图(美)康奈利 ,陈萍萍,徐晓东9787802253018新星出版社

    ¥

    9
  • 商品参数
    • 作者: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著| 夏阳译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3-07-01 00:00:00
    • 版次:1
    • 印次:1
    • 印刷时间:2013-07-01
    • 开本:12k
    • 装帧:平装
    • ISBN:9787513312929
    • 版权提供:新星出版社

      单册发行超过一亿册 全球畅销的文学作品之一
      打破无数侦探小说规则,然后成为不朽
      侦探女王著名的作品,被译为四十种语言,改编为电影、电视剧、舞台剧、广播剧、电子游戏等

    《无人生还(精装纪念版)》点击进入

    《更优秀作品请进入新星出版社旗舰店》点击进入

      十个相互陌生、身份各异的人受邀前往德文郡海岸边一座孤岛上的豪宅。客人到齐后,主人却没有出现。
      当晚,一个神秘的声音发出指控,分别说出每个人心中罪恶的秘密。接着,一位客人离奇死亡。暴风雨让小岛与世隔绝,《十个小士兵》——这首古老的童谣成了死亡咒语。如同歌谣中所预言的,客人一个接一个死去……杀人游戏结束后,竟无一人生还!

      无可争议的侦探小说女王,侦探文学*伟大的作家之一。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加莎·克里斯蒂成了一名志愿者。战争结束后,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几经周折,作品于一九二○正式出版,由此开启了克里斯蒂辉煌的创作生涯。一九二六年,《罗杰疑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这部作品一举奠定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侦探文学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之后,她又陆续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ABC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世界侦探文学宝库里最宝贵的财富。根据她的小说改编而成的舞台剧《捕鼠器》,已经成为世界上公演场次最多的剧目;而在影视改编方面,《东方快车谋杀案》为英格丽·褒曼斩获奥斯卡大奖,《尼罗河上的惨案》更是成为了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生涯持续了五十余年,总共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她的作品畅销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二十亿册。她创造的小胡子侦探波洛和老处女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柯南·道尔之后最伟大的侦探小说作家,是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一九七一年,英国女王授予克里斯蒂爵士称号,以表彰其不朽的贡献。

    作者的话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尾声
    拖网渔船爱玛·珍号船主寄给苏格兰场的手稿

      来势汹汹的侦探惊悚故事,设下重重悬念。封闭的场景、目不暇接的死亡、合乎逻辑的收场,*著名的也是*受欢迎的一本阿加莎。前所未有的诡计,带给我们巨大的冲击力。我敢肯定,读过之后,你会有自己的评价。
      ——《卫报》
      或许有比阿加莎·克里斯蒂更好的侦探小说,但没有人能写出像这样巧妙的情节和出人意料的结局。这是阿加莎*巧妙、*令人惊讶的……的确是她*杰出的作品。
      ——《多伦多每日星报》
      初读此书,你或许不会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但继续读下去,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之后紧接着另一个更不可思议的事件,让你不忍释卷。它似乎完全不可能,却又彻头彻尾地迷人。这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令人费解的谜,如果任何作家曾经写出过超越此篇的故事,对不起,读过《无人生还》后,我们已经将其彻底遗忘了。当然,这个诡计有合乎逻辑的解释,使其非常可行。这是一个荒诞的故事,但它是可能发生的。
      ——《纽约时报》


      第一章
      1
      
      瓦格雷夫法官先生刚刚退休。此刻他正坐在一等车厢的吸烟室角落里,一边吸雪茄,一边饶有兴致地读《泰晤士报》上的政治新闻。
      他放下报纸,眺望窗外。列车在萨默塞特平原上疾驰。他看看手表,还有两小时的路程。
      瓦格雷夫法官回想着报纸上有关士兵岛①的各种奇闻逸事:据说首位岛主是个美国富翁,酷爱帆船运动,于是买下这座德文郡海岸附近的孤岛,在岛上建了一幢豪华时髦的别墅。可惜他新婚的第三任太太非常怕水,结果只能连房带岛一起挂牌出售。随之而来的是报纸上铺天盖地的广告。后来传出一则简讯,称一位名叫欧文的先生买下了整座岛和别墅。打那时起,关于士兵岛的流言飞语就传开了。有人说士兵岛的真正买主是好莱坞大明星加布里埃尔·特尔!她为了避开公众视线,来岛上躲几个月清净。署名为“大忙人”的记者又含沙射影地透露,说这座岛将成为皇亲国戚的私邸!“结婚季先生”则称是一位青年贵族一掷千金,买下该岛当蜜月爱巢。还有个名叫乔纳斯的人说自己得到可靠消息,海军部买下了这个地方,准备搞几项秘密试验。
      总之,有一点可以肯定:士兵岛成了新闻!
      瓦格雷夫法官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尽管手写笔迹模糊不清,一些词却格外清晰。
      
      亲爱的劳伦斯,一别多年,务请光临士兵岛,实为景色迷人之地,畅谈往日云烟,拥抱自然,沐浴阳光,十二点四十分由帕丁顿车站出发,在橡树桥恭迎。
      
      署名是位女士,花体签名是:康斯坦斯·卡尔明顿。
      瓦格雷夫法官使劲回忆上次见到康斯坦斯·卡尔明顿夫人的具体时间。想来已时隔七年,不,八年了!后来她去了意大利,为的是沐浴阳光,让心融化在田野乡间。据说之后又去了叙利亚,想必那里的阳光更加充足,她可以与大自然和贝都因人亲密无间。
      康斯坦斯·卡尔明顿,他猛然忆起,她正是那种会独自买下一座孤岛的女人,这样做能让她显得更加神秘!瓦格雷夫法官微微点头,觉得自己的推断挺有道理。他的头随着列车的节奏点着、点着·
      他睡着了。
      2
      维拉·克莱索恩闭着眼,头往后靠着。三等车厢里除了她,还坐着五名乘客。这种天气坐火车旅行太热了!所以去海边一定非常舒服。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真幸运。一般来说,像她这样找假期工作,十之八九是摊上照看一群孩子的活儿,哪儿那么容易找到秘书之类的工作。就算是职业妇女介绍所也帮不上忙。
      可就在她发愁的时候,这封信如期而至。
      
      我收到职业妇女介绍所对你的推荐,从推荐信来看,他们对你深为了解。我同意支付你所期望的薪水,并希望你在八月八日入职。火车十二点四十分从帕丁顿车站出发。有人会到橡树桥车站接你。另附现金五镑作为旅途开支。
      乌娜·南希·欧文
      
      信头打印了地址,德文郡斯蒂克尔黑文的士兵岛·
      士兵岛!就是它!最近的报纸除了它简直就不谈别的了!流言飞语和各种猜测,说什么的都有,不过绝大部分可能都是空穴来风。但是,岛上的别墅归一位百万富翁所有,这个说法确凿无疑。而且,用奢华至极来形容这幢别墅绝对没错。
      上个学期,维拉·克莱索恩在学校里忙得不可开交。她不甘心地想:一个只能带孩子做游戏的女教师,在一所三流学校里混日子能赚几个钱?要是能去体面些的学校工作,恐怕会好得多·
      想到这里,她突然不寒而栗。心想:“能找到一份教师的工作已经谢天谢地了。谁都不愿听到死因审讯这类话,就算验尸官已经帮我开脱了所有罪名,想起来还是后怕!”
      就连他都对她当时的表现和勇气称赞不已,她对此念念不忘。就说那次死因审讯吧,简直不能再顺利了。汉密尔顿夫人对她非常照顾——只有雨果——算了,何必去想雨果呢!
      想到这里,尽管车厢里是那样闷热,她却突然打起寒战来。真希望自己现在不是去海边!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她眼前是西里尔的脑袋在水面上一起一伏,漂向岩石·他的脑袋在水面上一起一伏,一起一伏·而她就跟在他身后,摆出一副奋力向前游的架势,其实她心里再清楚不过,自己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了·
      那片海——那片温暖的深蓝色的大海——躺在柔软的沙滩上度过整个早晨·雨果·雨果说他爱她·
      她一定不能去想那个叫雨果的男人·
      她睁开双眼,眉头紧锁,瞥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男人。这个男人身材高大,棕色的皮肤,两只浅色眼睛的间距很窄。他的嘴型看起来很傲慢,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表情近乎残忍。
      她想:
      对面这个男人一定去过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见过很多有意思的事·
      3
      菲利普·隆巴德的眼珠骨碌一转,往对面瞥了一眼,打量着坐在他面前的女人。
      很吸引人,就是女教师的味道重了些。
      冷静的猎物——他看得出来,自制力很强——不论是谈恋爱还是上阵打仗。不过他倒是挺愿意跟这个女人发生些什么·
      他皱了皱眉,赶紧打消这些没用的念头。做生意才是正经事,先得集中精力把这笔生意搞定。
      可是,这笔生意到底怎么做,他根本不知道。那个瘦小的犹太人太会故弄玄虚了。
      “你干还是不干?隆巴德上校!”
      他琢磨了一会儿,回答说:
      “一百块金币,嗯?”
      他故意表现得满不在乎,把价钱说得很轻松,好像一百块金币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这可是一百块金币啊!实情是,他现在连一顿像样的饭都快吃不上了。他有点儿担心,这小个子犹太人应该不是受骗了吧——犹太人最该死的就是,在钱的问题上谁也玩不过他们——他们可精明了!
      他仍然满不在乎地问:
      “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儿?”
      艾萨克·莫里斯先生斩钉截铁地摇了摇他的秃脑袋。
      “不行,隆巴德上校,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我的客户说你是对付这种棘手事件的专家。我被授权交给你一百块金币,前提是你答应去德文郡的斯蒂克尔黑文跑一趟。离那儿最近的车站是橡树桥,到了车站,会有人接你,驾车送你去斯蒂克尔黑文,再用摩托艇把你送上士兵岛。到了士兵岛,你只要听我那位客户的安排就可以了。”
      隆巴德立刻问:
      “在岛上要待多久?”
      “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
      隆巴德捋着小胡子说:
      “你知道,我是不干那种事的——我的意思是,犯法的事。”
      他说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对方。
      莫里斯先生那犹太人特有的厚嘴唇上隐约掠过一丝笑意。他一本正经地说:
      “当然,要是我的客户让你干什么犯法的事,你完全可以退出。”
      这个狡猾的小畜生真该死,居然还笑!仿佛对隆巴德过去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知道对于隆巴德这种人来说,哪儿在乎什么犯法与不犯法。
      隆巴德禁不住咧嘴一笑。
      天知道,有那么一两次他差点儿就完了!然而最后他总能全身而退。其实,他才不在乎合法与否·
      不,根本不需要冒险做犯法的事。到了士兵岛,他期待的是好好享受一番·
      4
      禁烟车厢里,埃米莉·布伦特小姐像往常一样挺直腰板坐着。虽说她已经六十五岁了,可还是看不惯那种懒懒散散的人。她那位古板老派的上校父亲对举止做派的要求最为严格。
      看看现在这代人!瞧瞧这个车厢里的人!其实他们在哪儿都一样:懒散,不知道害臊·
      布伦特小姐满脑子都是各种愤世嫉俗的念头,对于看不惯的事物,向来毫不妥协。虽然坐在拥挤不堪的三等车厢里,她却表现出完全不受拥挤和闷热干扰的姿态。现代人活得太矫情!拔牙要打麻药,睡不着觉就要吃安眠药,椅子要坐有软垫、有靠背的,女孩子走路居然把身子扭来扭去,夏天还半裸躺在沙滩上!
      布伦特小姐紧闭双唇。她要让这些没教养的人好好瞧瞧!
      她还记得去年暑假。不过,这个暑假肯定完全不一样。士兵岛·
      她把那封已经读过不知多少遍的信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亲爱的布伦特小姐,
      你还记得我吗?几年前的八月,我们一起住进贝尔黑文的旅馆,相处得非常愉快。
      现在我自己经营一家旅馆,就在德文郡海岸的一座小岛上。在我这里,你可以品尝到清淡的饮食,与那些气质高贵古典的人交往。我这里没有袒胸露体的人,也没有深更半夜唱歌喧哗的讨厌鬼。如果你有时间,作为我的贵客来士兵岛轻松度假,我将深感荣幸。八月初合适吗?就定在八日吧!
      你真诚的
      尤·纳··
      
      落款是什么?签名太难认了。埃米莉·布伦特不耐烦地想:“很多人签名总是不认真。”
      她回想在贝尔黑文见过的人。她连续两年夏天去过那里,有一个挺不错的中年女人——叫什么——叫什么太太的人,她父亲是大教堂里的牧师。还有一位奥尔顿小姐——要不就是奥曼——不,叫奥利弗!对,就是奥利弗。
      士兵岛!报纸上提过。这座岛是不是和一个电影明星有关?还是和一个美国百万富翁有关?
      这种地方的房价一般挺便宜的——小岛并非任何人都能住。一开始的想法可能很浪漫,但是等住在岛上就会发现,这也不方便,那也不称心,所以就尽快脱手了。
      埃米莉·布伦特心想:总之,我是去那儿白住一个假期。
      近期她的收入迅速减少,碰到这家公司欠债、那家停发股息的情况,她不得不考虑节俭度日。要是能回忆起这位叫什么夫人,或者叫奥利弗小姐的人是谁就好了,哪怕再想起一丁点儿也好。
      5
      麦克阿瑟将军从车窗望出去,列车刚刚驶入埃克塞特。这些该死的支线区间慢车!士兵岛那地方如果坐直达的火车过去,根本就没有多远。
      他没弄明白这个叫欧文的家伙到底是谁。是斯波夫·莱加德的朋友吧!肯定是——要不就是约翰尼·威尔的朋友?
      
      ·你的一两位老战友也要来·大家都想来叙叙旧。
      
      没错,他是挺爱絮叨这些陈年往事。最近他怀疑大家都在躲着他。一定是那个该死的谣言搞的鬼!他越想越生气。算起来事情已经过去近三十年了。一定是阿米蒂奇走漏了风声。那个莽撞的小子!那件事他究竟知道多少?算了,还是别想那么多了!人有时就是爱瞎猜,猜想有人盯着自己。
      想想这座士兵岛吧!他多么想赶快见到这座岛。关于这座岛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有传闻提到海军部、陆军部或空军部斥资买下了士兵岛,这种说法似乎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年轻的美国百万富翁埃尔默·罗布森确实在岛上盖了那幢别墅,而且是花重金修建,极尽奢华。
      埃克塞特!看来还有一小时才能到!他等不及了,真想赶紧上岛·
      6
      阿姆斯特朗医生开着莫里斯汽车驶过索尔兹伯里平原。他万分疲惫·人难免为名声所累。回想当年刚入行的时候,他穿戴整齐地坐在装修漂亮、门可罗雀的候诊室里,独守着崭新的医疗设备,深感前途渺茫,不知何时才能熬出头。
      终于,他成功了。好运再加上高明的医术,让他总算熬出头了!他对专业确实精通,不过单凭这个还不够,成名还要靠运气。而他偏偏赶上了好运!有一次,他快速准确地为病人确诊,之后又遇到了两三个感恩戴德的女病人——既有钱,又有人脉的上层人士——有关他医术高超之类的赞美就从此传开了。“你应该去找阿姆斯特朗医生,虽然他年纪不大,可是经验丰富极了。帕姆的病找过好几个医生,治了好几年,经他一诊治就好转了!”从此,阿姆斯特朗的事业可谓一帆风顺。
      现在,他的诊室门庭若市,每天的预约都排得很满。因此,能在炎热的八月离开伦敦,前往德文郡附近的小岛吹海风,他自然喜出望外。不过,此行不完全是度假。他收到的信件内容含糊其辞,随信附上的支票金额也出人意料。欧文家想必家境殷实,否则不会一下子开出如此高额的支票。从信的内容看,男主人不放心妻子的身体健康,又怕自己的担心吓到胆小的妻子,因此请医生上门为她检查,但是要装成是普通客人,不和她提起治病之类的话。以免让她神经——
      神经。医生扬起眉毛。女人和她们脆弱的神经。不过嘛,这对生意有好处。反正找他看病的女人至少有一半是什么毛病也说不出来,纯属大惊小怪。但是对于这种女病人,实话实说可不会得到感谢,幸亏他总能编出一套说辞应付她们:
      “你的情况属于一种什么(总之是非常拗口的医学名词),稍微有点儿不正常——不过不严重。还是需要治疗的,但是并不复杂。”
      坦白说,所谓的药效其实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然而,他的方法总能让病人寄予希望和信任。
      幸好过了十年,那桩事总算过去了——不,都有十五年了。那件事让他一只脚已经跨到了悬崖外面。幸好从那以后,他洗心革面,从此滴酒不沾。可是有时想起来,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喇叭声,一辆达尔曼超级跑车以每小时八十英里的速度与他擦肩而过,害得他差点儿撞到路边的围栏上。又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傻瓜!他讨厌这种年轻人,这次又差点儿被这种人撞到。这群该死的笨蛋!
      7
      安东尼·马斯顿猛踩油门,他心想:
      这么一堆汽车像蜗牛一样在路上爬,实在夸张。总有车子挡在前面,胡乱并线,在马路中间开!英国的交通真可怕。不像法国,你大可以·
      是停车歇会儿喝一杯,还是继续赶路?反正时间有的是。再开一百多英里就到了。得来一杯杜松子加姜汁啤酒。这热得要命的鬼天气!
      如果天气一直这么热的话,去岛上可就太享受了!那个叫欧文的是什么人,他并不清楚。大概就是个暴发户,家财万贯的有钱人。巴杰尔在帮人打听有钱人的消息这方面的确很在行。当然,他也是身不由己。这可怜的老家伙,自己穷得叮当响。
      希望他家能用好酒招待客人。他跟这类不是生来就懂得花钱享受的暴发户从没打过交道。可惜关于加布里埃尔·特尔买下士兵岛的说法纯属虚构,要不然他还真想跟这些电影人打打交道。
      不过,那儿总会有几个姑娘助兴吧·
      走出饭店,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望一望蓝天,然后又钻进达尔曼跑车。
      几个年轻姑娘一脸崇拜地盯着他——他身高六英尺,身材匀称,头发蓬松,小麦色的皮肤,还有一双深邃的蓝眼睛。
      他猛轰油门。随着马达的轰鸣声,跑车在狭窄的街道上飞驰而过,把老人和那些替人跑腿的男孩儿吓得直往两边跳。那些男孩儿还一个劲儿盯着他的汽车瞧呢,满脸羡慕。
      安东尼·马斯顿开心地继续享受他的旅程。
      8
      布洛尔先生乘坐的是从普利茅斯出发的慢车。车厢里除了他,只有一位乘客,是一位视力模糊的老海员,已经低着头睡着了。
      布洛尔先生在一个小本子上一笔一画地写着。
      “这群人包括,”他自言自语道,“埃米莉·布伦特,维拉·克莱索恩,阿姆斯特朗医生,安东尼·马斯顿,瓦格雷夫老法官,菲利普·隆巴德,麦克阿瑟将军,男管家和他妻子——罗杰斯先生和罗杰斯太太。”
      他合上小本子,放回口袋,望了望角落里酣睡的老人。
      “比八个人多了一位。”布洛尔先生仔细计算了一番。
      他把每件事都仔细想了一遍。
      “这次的行程还挺轻松,”他琢磨着,“应该不会有人找麻烦。希望我外表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他赶忙站起身来,仔细端详镜中的自己:一撮小胡子让他看起来颇有军人气概。他面无表情。两只灰色的眼睛挨得很近。
      “看起来应该像个少校吧,”布洛尔先生想,“不对,我忘了这群人里有个老兵,他一眼就能看穿我。”
      “南非。”布洛尔先生又想,“南非我可太熟了。这些人似乎都不了解南非,而我正好一直在看南非旅行资料,聊起来可以装作对那儿很熟悉。”
      幸亏有各种各样的殖民地。布洛尔先生自认为对南非了如指掌,应该能就这个话题和别人聊上好一会儿,也不会露马脚。
      士兵岛!他从小就知道。这座岛离岸约有一英里远,海鸥在发臭的岩石上歇脚,这座岛因为形状像士兵头部的轮廓而得名。
      到这座岛上来盖别墅,真是个奇怪的想法!一变天就让人傻眼!要不说嘛,百万富翁就是爱瞎胡闹!
      坐在角落里的老人醒过来了,说:
      “你永远也摸不准大海的脾气,永远!”
      布洛尔先生随声附和:“说得没错。永远也摸不准。”
      老人打了两个嗝,叹口气说:
      “风暴就要来了!”
      布洛尔先生说:
      “不,不,我看天气挺好的。”
      老人生气地说:
      “风暴就在眼前,我能感觉出来。”
      “也许是吧。”布洛尔先生从善如流。
      火车到站了。老人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我得下车了。”他摸着窗户说。布洛尔先生帮了他一把。
      站在车厢门口,老人眨着昏花的双眼,郑重其事地举起一只手。
      “边走边祈祷吧,”他说,“边走边祈祷。审判的日子就在眼前。”
      老人走下火车,跌跌撞撞地走上站台。他斜着身子,望着车上的布洛尔先生,表情严肃地说:
      “我跟你说,年轻人,审判的日子就在眼前!”
      布洛尔先生回到座位上,心想:“上帝的审判对于他而言,确实比我近得多,就在眼前。”
      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证明,他错了·

    当当网官方旗舰店
    • 编辑推荐
    • 内容简介
    • 作者简介
    • 目录
    • 媒体评论
    • 图书书摘
    • 产品特色

    售后保障

    最近浏览

    猜你喜欢

    该商品在当前城市正在进行 促销

    注:参加抢购将不再享受其他优惠活动

    x
    您已成功将商品加入收藏夹

    查看我的收藏夹

    确定

    非常抱歉,您前期未参加预订活动,
    无法支付尾款哦!

    关闭

    抱歉,您暂无任性付资格

    此时为正式期SUPER会员专享抢购期,普通会员暂不可抢购